随感分界线

—————–随感分界线———–
今天自己的外语水平被一个老爷爷歧视了,一老外向我问路,我连说两个:pardon.结果旁边一个扫地的老爷爷英语balabala,我去,

大爷,你英语八级的吧以后别人问我英语几级,打死也不好意思说是六级的了,f?u?c?k! 感觉在那里小学生都可以完爆我

—————–随感分界线———–
zhan?zhong,我见到的是重要枢纽被堵,被影响的居民已经开始不满.我看到的红绿灯失去原有的功能,没有人遵守,直接过,反正

没车过.我遵守了,因为规则就是规则,尤其在别人都不遵守时才更显示其重要.我看到在留守在马路的,真正做贡献的和搅和的很

容易辨认,看他们旁边的垃圾多少就好了.贡献的不让自己麻烦别人,搅和的是唯恐世界不乱.有在餐厅里我的对面,有一个在谈论

接下来可能的发展,很乐观.另一群是娱乐,只想着接下来去哪里蒲,这就像H?K?的两个极端,乐观的那个说要让H?K?回到八十

年代的时候,独立什么的.其实他只是从书籍看到八十年代的状况,我可以当做他是活在自己的美好想象,没有事物是可以回到过去

的,失去的就失去了.永远…他肯定向周围的人说:这次一定会胜利的.可惜我看到他的表情,语气,自己都心虚了.对比的是

一个清洁工,她已经工作一晚.一直认为这样勤劳工作不讲大话的人才是一座城市的力量所在.

—————–随感分界线———–
我在广场坐着,一跛足大妈一直在那里黒Z?F?,说脱离Z?F?可以轮回永生什么的.有一种谎言,是说着说着连自己都信了.之后

除了信下去,没有退路.说的是她这样的人.我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但对于她,我可怜,但可恨,这样的说法让不懂事的小孩听到

多不好.言论自由,保护的也有不好言论的自由,这或许是自由本身要付出的代价吧.我现在其实也超怕言论自由这个说法的,有一

些我不知道的,不能自证或者证伪的,我沉默.但一些明显是太离谱的还可以当作广播在街上播,一些游客还当作新鲜事物了那里拍

.我只能说,这真的让我恶心~~这是我怕的,这些我可以判断,小孩呢?仇恨最好就在这一代消失,不该连累到下一代.

—————–随感分界线———–
在街上,看到有有一个大学生上去演说,前面都说得不错,大概是说虽然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力.后来可惜他用

会说最好就是把H?K?脱离ZG.这样的话我想想真的很可惜,虽然他只是大二.对于国际的局势不了解,H?K?是不会脱离Z?F?的

,发起人一开始也没有这个打算,他们只想争取更多的权益.但现场的我估计有很多人真的很傻以为可以成功,思想比较偏激的是中

年的,一直说不怕Z?F?的,还说有种ZF出兵,我知道,ZF肯定不会,兵是对抗外敌的,不是指向自家人的.但要解决这件事,

难.H?K?与Z?F?之间的利益关系我不懂 ,但我知道,H?K?是不会独立出去的,这关系到颜面,这关系是一个中国,一个掉了,

其他会接着模仿,台独,藏独..连锁至极.而且真的出兵H?K?就该偷笑了,立即是国际上的弱者,Z?F?就是以强凌弱.y同时我

也真的知道,这街上到现在,聚合的已经不是一腔热血的爱国学生,更多的是不能有客观的思考能力的搅和者. 要是我是Z?F?

,我只会一直拖下去,让他们的运动影响到居民的正常生活导致民怒指向他们,失去了民众的支持,他们这些占街迟早是要退的.这

场运动,或许在一开始就是要失败的,真的是缺少经验,发动者一开始就分成3派,在没有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就开始了.现在是内部

在斗争,一方批评对方一些行为的过失,一方坚持自己的正义性.一盘散沙.简单来说:乌合之众.这样的情形不知道你们看到这里

是不是觉得有点熟悉.这时候加入可以的话,我会建议他们去看毛泽东的书,尤其是他早年的书.他们一开始一定会反感,为什么,

在HK,领导人都是被黑(这个我不能自证或者证伪,我沉默),但要知道,往往因为是敌人,更有研究的价值.教父说:亲近你的

朋友,更要亲近你的敌人.一本书一开始就因为个人喜恶而唾弃的,这种亏我可吃过.例如<金瓶梅>.他们这次的行动缺少是指挥

,一个带头人,内忧外患,这些或许可以在Z?F?的早期历史找到启示,但我知道,这事我知道就好了,希望他们的一些发起者有一

天可以意识到. 要是我上去说:你看过毛泽东的书吗?各位想想他会怎么回答的?

—————–随感分界线———–
现在天气快变冷了,只要再一场多日的大雨或暴雨,路边的学生都会简单散开.就这么简单.看天决定..这是我在那里得出的结论

.聚集,原来还要考虑天气的因素.天时呀! H?K?地价之高,其实受地理优势,上海,广州,地价也在直升.这其中或许H?K?

还起了催化剂的作用.影响的锁链是连续的,不仅仅是H?K?收到影响,这是中国腾飞的代价,太快了,强国漫长的历史我们在这几

十年咽下了,现在是消化不良了.突然想起我喜欢的,但是不再存在的君主制.我一直是一个旁观者,倾听者,我现在好奇最后的结

果.我不会再关注事态的进展,因为我不信网上的,除了我亲眼所见. 也听到说我们广州,或许是内陆的国家,大学生什么什么的,

说是被愚弄的一代,这个事实,我承认,所以也在一定程度羡慕他们的言论自由.但我希望的是他们或许在未来描述我们的时候是他

们亲眼所见.希望他们知道,在哪里,人都是有分类的,我就是其中的异类,会跑到H?K?求真相的异类.

—————–随感分界线———–
这次H?K?之行,我真正知道什么叫人外人.我看过一个也是像我的大学生,他可以脱稿流利在群人面前说上一个小时.我看过这座

繁荣的城市,贫富是更加地大.我发现这里的女生都不简单,我的步速在广州算快,在这里,穿高跟鞋但追上我的女生追上我的一个

接一个.这里的女生都似乎知道化妆的技巧,化得刚刚好,不会很浓,穿衣,我去,大饱眼福.

—————–随感分界线———–
路边现在都挂上了路障,为了让路障更加结实,这时候就需要把地面挖开,现在问题来了,挖掘技术那家强?

——刚刚发表是这样的状态,估计很快有人来敲门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