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

15:22:00

他又一次发现迈克尔.考利昂的脸一沉,显出了古怪的表情,同老头子相像得出奇.”汤姆,别再人云亦云,受人愚弄了.本来嘛,一切都是个人问题,生意上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个人问题.每个人吃的每顿饭,屙出来的每一堆屎,他一生中的每一天,全都是个人问题.有人把这叫做生意.好吧,就叫生意吧.但是,所谓生意,实际上也还是个人问题.你知道我是从哪儿学来的这一套吗?从老头子那儿,从我老子那儿,从我教父那儿.就我老子来说,即使雷击了他的一个朋友,他也会把这当作个人问题的.我当年参加了海军陆战队,他认为是个人问题.他之所以伟大,关键也就在这一点.伟大的老头子,他把一切都看作是个人问题.像上帝一样,他知道每只麻雀尾巴上掉下的每根羽毛;或者究竟是怎么掉下来的,他也清楚.对吗?你明白其中的奥妙了吗?凡是把意外事故当作是对个人尊严的侮辱的人,就不会遇到意外事故.对,在这方面我算是落后了.好吧,落后就落后呗,但是我正在赶上来.千真万确,我是把腭骨受伤的问题当作个人问题的;同样千真万确,我也把索洛佐企图杀害我爸爸的问题当作个人问题.”
15:22:51

你知道他是怎么对我说的吗?他说每个人只有一个命运,还说我命中注定是个艺术家.言外之意是说我不是做非法生意的那号料子.”约翰昵把这个问题反复考虑了一番.教父真不愧为世界上最精明的人,他当时就看出了尼诺不是做非法生意的那号料子,勉强干的话,到头来也只能落得个脱不了干系,或者给人家干掉.只消一句俏皮话,他就会给人家干掉.但是老头子怎么能知道他会成为一个艺术家?因为啊,真他妈的,他估计到有朝一日我是会帮助尼诺的.他又是怎么估计到这一点的呢
15:23:44

我要同他讲道理,”维托.考利昂说.他说的这句话,在今后几年里就变成了一句名言,变成了进行一次致命打击之前的信号.后来他当上了老头子,邀请对方坐下来同他讲道理的时候,他说出这句话,他们就明白,这是不流血而又解决问题的最后机会.
15:24:07

每个人只有一个命运,”他说.
15:24:17

老头子除了一再重复他那个”每个人只有一个命运”的理论之外,经常责备桑儿,说他动不动就勃然大怒.老头子认为,使用威胁乃是最愚蠢的自我暴露,事前不想一想就大发脾气乃是最危险的任性表现.谁也没有听到过老头子脱口而出地说过一句赤裸裸的威胁的话,谁也没有看到过他发脾气发得不能控制.就这样,他竭力把自己的戒律教给桑儿.他认为:人生中除了有一个敌人过高估计你的缺点,就再也没有更大的自然优势
15:25:04

问题就是电影和报纸上所宣扬的乌七八糟的那一套,”迈克尔说,”你对我父亲和整个考利昂家族形成了错误的成见.我想作最后一次解释,这是真正的最后的解释:我父亲是一个很讲究实际的人,他竭力设法养活自己的老婆孩子,想为自己有朝一日可能用得着的三朋囚友提供方便;他不接受这个社会的清规戒律,因为这些清规戒律捆住他的手脚,迫使他那样一个魄力超群,性格非凡的人去过那种同他不相适应的生活.你必须理解的一点是他队为他自己是同总统,首相,最高法院的法官以及州长等这样的伟人是一样的,他拒绝按照别人所写下来的清规戒律去生活.但是,因为社会本身不能真正保护那些没有能力的社会成员,所以他首先使自己具有一定的力量,然后进入这个社会,同时,他是按照一套伦理原则办事的,而他认为那套伦理原则大大优越于社会的法律结构.”
15:25:20

迈克尔对她呲牙咧嘴地笑了.”我告诉你的只是我父亲的原则.我要你理解的是,不管他是什么人,他并不是不负责任的.或者说,至少在他自己创造的社会里,他并不是不负责任的.他并不像你所想象的那样坏,他并不是一个手持机枪胡乱扫射的暴徒.他是一个责任感很强的人,不过方式有点独特罢了.”
15:25:27

我相信我的家庭,”他说.”我相信你和咱俩建立起来的家庭.我并不相信社会能够保护咱们.我无意把自己的命运交到那些达官责人的手里,那些达官贵人唯一的本事就是设法哄骗一群人来给他们投票.但是,这只是我目前的态度.我父亲已经来不及了,他过去所做的事情,今天不冒很大的风险就再也不可能办到了.咱们欢喜也罢,不欢喜也罢,考利昂家族将来不得不加入那个乌烟瘴气的社会.但是,当考利昂家族加入社会时,我希望自己先具备充分力量之后再加入.我希望,我的孩子在开始分享人类社会的总命运之前,我能够尽量把他们培养成为可以在社会上站稳脚跟的人
15:25:49

老头子走过去,坐在大桌子后面,说:”你对你所爱的人不能随便说’不’字,也不能常常说,这就是诀窍.当你说’不’字时,你得把’不’字说得听上去就像’是’字一样悦耳.另一个办法就是你得设法让他们说’不’字.你得耐心,还得不怕麻烦.不过,我是个老朽,你是新的时髦的一代,你不必听我这老一套
15:25:52

老头子点点头说:”报仇好比一盘放冷了之后味道才最香的菜.我本来不愿意订立那个和平协议,但是我知道,要是不订立一个和平协议,你就绝对无法活着回来.我感到吃惊的是巴茨尼竟然照样企图干掉你.也许那是和平谈判之前就安排好了的计划,他来不及撤销.你说人家并不想干掉托马辛诺老头子,有把握吗
15:25:57

迈克尔柔和地说:”你不分担任务,也不负责任,一切由我负责.哪怕是你只行使否决权,我也不同意.万一你试图行使否决权,那我就脱离家族,走自己的路.你既然不负责任,那就一切都别管.”老头子听罢,沉默了好久,然后叹了一口气,说:”就这样办吧.这就是我为什么要退休的原因,这就是我把一切都交给你的原因.我已经尽完了自己的本分,不再有这样的雄心了.有些任务,最能干的人反而承担不了.眼前碰到的问题就是个例子
15:26:33

他心里在想:要是我临死时能说”生活是这样的美丽”,那我认为别的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要是我对自己能有这样的信心,那我认为别的一切都不足挂齿了.他自己愿意步其父之后尘.他要操心他那些孩子,他那个家庭,他那个世界.但是,他要他那些孩子在另一个世界里成长.他们将来也会当上医生,艺术家,科学家,甚至州长,再甚至总统,什么都能当.他要注意,要让他们加入到人类大家庭中去.不过他本人,作为有勇有谋的父亲,肯定无疑地要密切注视那个人类大家庭里的动静
15:27:05

世界上总有些人,”老头子说,”到处找机会送命,你肯定见过这种人.这种人要在赌博场所打架;要是有人把他们汽车的挡泥板擦伤一点点,他们就怒不可遏地从汽车里跳出来,要大打出手;他们见了他们不了解其实力的人也要去侮辱,去威吓.我曾经见过一个人,实际上是个冒失鬼,故意去激怒一群危险人物.而他自己哪,什么能耐也没有.这种人在世界上到处乱窜,大声呼叫:”打死我吧!打死我吧!’也总有一个人愿意照顾他们一下.这种人当然会对别人造成某些损害.””路加.布拉西就是这样一个人.但他又是一个非凡的人,长期以来没有谁能够把他于掉.这类人中的大多数同咱们是毫不相干的,不过,一个布拉西却是一件可以利用的武器.诀窍就是首先要发现哪一个人不怕死,甚至找死,接着就是,使你自己成为世界上他所希望的不要打死他的唯一的人.他只有一个恐惧,不是怕死,而是伯你可能会成为打死他的人.做到了这一步,那他就是你的贴心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