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2016以及来临的2017

生辰 app

我想说的时间, 时间只是一种幻觉.
只有当你周遭的人都认为2016已经过去了, 那它的确是过去了.
只有当你认为某个人真的已经逝去了,这个人才真正的死去.
唯心主义, 世界上难道就不能有亘古不变的真理? 这是经验主义和先验主义 的战争. 我们永远不能确定明天的太阳是否可以正常升起.

今年最大的成就就是这个博客的建立
最美好的回忆是在3月, 深圳-尼泊尔-拉萨-深圳 为期两周的旅程. 2013年过年是在拉萨度过的,时隔三年,又到了拉萨. 同样是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要是有什么想不开的时候,觉得像逃避的时候,那就去拉萨溜达溜达吧. 每一次去到那我都会有高反,头疼,走路快一点就会呼吸急促.这样的环境让我体会到的是活着本身都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要是这一关都能度过,又有啥坎是迈不过的? 我不是一个很喜欢旅游的人,在路上更重要的是你跟什么人,而不是你看到了什么景色.人不常有,景色其实你找一部纪录片,说不定会知道得更多.

工作上, 从后台开发转到数据组,自学 Hadoop整个体系.以前是为了学习某项技术而学习,学习某种牛逼的算法而学习.现在改变最多的是, 我会想到它的应用.这很功利化,但起码避免了一种虚无主义. 平时工作环境都是别人搭建好的, 平台是依赖别人,更多的是业务知识的理解, 这样很危险.我慢慢意识到, 在大公司, 技术本身不是瓶颈. 我经常看到一些人吐槽他们需要疲于应对人事沟通,但吐槽完该干嘛还是干嘛, 这样的大环境不是一两个人可以改变的,他们认了.但我不想,不认同那就去改变,可惜我也束手无策, 我的力量太单薄了,什么也改变不了.
腾讯内部之间精英是有消耗,越能干的人产生的消极作用反而越大.但腾讯有一个优点,去中心化,精英间的消耗战是有限的, 波及的范围也是有限的. 这也给了一些小工作室放手一搏的机会. 微信是出在广州, 王者荣耀是出在成都. 有些人就是赶上好时候了,这是他们的幸运. 你要承认这一点.
老板PonyMa曾经提到一点: 冗余是有必要的. 为什么腾讯会有三种支付方式(QQ 支付,微信支付,财付通),为什么每个BG会投入部分人力去做相似的人工智能.老板因为也拿捏不准到底谁能做成,他乐于看见我们内部进行竞争,只要有一个做成了,前面的投入都是值得的.这种方式,怎么说,很聪明,也很有效. 但我们一个个底层的人,只能赌自己跟对了人,做对了事.成败是两个极端.小人物的无力感就是这样,成为了别人达到目的的冗余物.人,成为了一种手段,一种工具. 有时候在想,当权者到最后都会变成这样?

大公司是有平台的红利.在外面的真的是拿命在拼的. 彼此承担的风险不一致导致了薪资上的差异.等到你真的出去了, 你一定会在短期内为你的天真付出代价.腾讯内部的福利,HR 的人文关怀,整个互联网企业来说无出其右.有一个同事说,其实在腾讯呆久了,你会发现这里非常舒服.如果是一毕业就进来就没出去的,整个人会变得十分单纯天真.身在其中,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像我这样喜欢折腾的人来说,或许,别人眼中的天堂就是我的地狱. 人是有惰性,都喜欢安逸,只是有的人会有意无意想去破坏自己的人生.

我不觉得我会在腾讯,微信支付呆很久.一年下来,真的是螺丝钉化. 同时老大的管理风格我是觉得,怎么说, 很压抑. 他需要的是很难干的, 直接就能干活的人, 这无可厚非, 但他希望的是你可以一天24小时随时待命. 在指导你做事的时候,他不仅会提出问题,还有直接给你说解决方案. 这都很恶心.我面前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还留在腾讯, 转 BG.或者说我腻了腾讯, 那就离开吧. 这两种我觉得都是会发生的.看我接下来际遇吧.

随我吧, 在你还能折腾的年纪,去撞撞墙也是好事.虽然我不知道最后我会变成怎么样.人生几十年,想到最后可能真的是梁柯一梦,真的不敢相信,总要改变点什么,留下点什么.

未来与展望:完善我的博客, 要有料. 以后量大了,说不定会自己搭个主机玩玩,不过还不是现在.现在静态博客唠叨点家常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