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帝国系列:基地

Asimov

文学的阅读

文学的阅读,是没有捷径的.尤其是经典的小说,每一次的阅读,你都可能注意到你之前忽略的地方,或者改变了对一件事看法.书没变,但看的人在变. 就好像之前说到的 西部世界

文学,用戏剧性的手法描绘真实. 你看到的是作者构建的世界. 每个人物,他出现的背景,说话方式,行为都是需要反复构思的.正是细节让笔下的人物变得真实.看的时候不妨可以想想:作者到底赋予了笔下的这个人什么样的性格?

我至今不具备短时间内读文学著作的能力.或许说,值得你读的文学作品本来就不该抱着快速读完的心态. 时间有限你可以看看故事梗概,人物标签,要是碰上第二天就有阅读交流会,你还可以剑走偏锋,挑一个特别冷门的反派角色,他出现场景不多,但就是某些细节让你印象特别深刻.装逼到这里应该也就无懈可击了. 但最后你会发现,一开始选择一条看似最耗时间的道路,反而会使最节省时间的一条.

我们也是自己人生的编剧,也问问自己,你的这个人物,你想让他有什么样的性格? 他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一个人?

背景知识:

银河帝国系列小说,前三部是基地系列.讲的是宇宙第一帝国的衰落和第二帝国建立的过程.
第一帝国走向统治的暮年,心灵历史学家们也预测到它衰落的必然.不幸的是, 在旧帝国衰落和新帝国诞生这个交替的过程,要是没有人为干预, 人类将会有三万年的黑暗时期.当毁灭不可避免的时候,心灵历史学家学家们想做的,就是将这漫长的黑暗年代缩短到一千年.

心灵历史学派们

  • 心灵历史学派研究的是群体的惯性.
  • 单一个体的行为是无法预测的.但是集体却可以.当人口基数到了一个帝国这样庞大的程度,预测便成为了一种可能.
  • 心灵历史学家注定只能成为历史暗中的推动者,因为被预测的群体必须对他们的命运一无所知,避免形成干扰.

谢顿是谁

谢顿无疑是心灵史学的开拓者.在他刚接触这门学问的时候,心灵史学只是一组含糊的公设.而在谢顿手中,它成为一门深奥的统计科学.
但我们在后面的阅读中会发现,所谓预测未来,其实是在限制未来. 第一基地在建造之初,谢顿对外只说说研究专用,但其实它被安排了另一个迥然不同的命运,并且要等到适当的时候才能让基地的人知道.什么时候是适当的时候: 他们被逼上绝境,没得选择的时候.当选择的余地都消失的时候,危机就来临了.当眼下的局势都把你往一条路推的时候,未来就诞生了.

与其预测未来,不如限制未来“. 谢顿所代表的心灵历史学派就是这样一步步来引导未来的.

后人知道的谢顿, 就像神一般的存在. 就像基地的守护神,危机会不断相信,一定会解决. 但在银河帝国系列第四部:基地前传 开始,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一生,褪去了神化的外衣,看到的是一个普通人一辈子的挣扎与诉求.

基地三部曲

谢顿谢幕,基地的诞生.

吾事已毕

书呆子的胜利–哈定篡位

历史不需要一成不变的人.

势力的制衡– 哈定的手段

宗教的兴起–来自形而上力量的攻击

有一个非常古老的寓言故事是这么说的:从前有一匹马,它有一个危险而凶猛的敌人–狼,所以每天战战兢兢度日.在绝望之余,马突然想到要找一个强壮的盟友.于是它找到了人,它对人说狼也是人的大敌,提出和人结盟的建议.人毫不犹豫接受了,并说只要马能跟他合作,将快腿交给他指挥,他们可以立刻去杀掉狼.马答应了这个条件,允许人将马缰和马鞍装在它身上.于是人就骑着马去猎狼,把狼给杀死了.马高兴地松了一口气,它向人道谢,并说:”现在我们的敌人死了,请你解开马缰和马鞍,还我自由吧.”
人却纵声大笑,回答这匹马说:”你休想!” 还用马刺狠狠踢了它一下.

自由贸易的黎明– 我是马洛

你正在建立一种财阀政治.你要把我们这里变成行商和商业王侯的乐园.这样下去,将来会变成什么局面?
未来关我什么事? 谢顿必定早已预见,也早就准备好锦囊妙计.当金钱的力量像如今的宗教一样过气时,自然还会有其他危机出现.我已经解决了当前的难题,再有新的问题,就留给那些继任者吧

终战:基地 VS 第一帝国

基地的腐朽: 来自看不见的敌人

帝国的毁灭,一般来自于两个:外敌的侵略;内部精英的斗争.

银色子弹,心灵历史学家的意料之外的对手 –骡

一个变异体,一个心灵历史学家无法预测的个体,他把谢顿的预言尽数打破.
毫无疑问,这也将基地三部曲推向了高潮.

基地沦陷了

看不见的对手:第二基地

在银河一千年的历史中,我希望你们记住这个如小丑般滑稽的帝王,骡.

“游戏已经结束,我想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这是我的弱点–我希望别人了解我”

鸟尽弓藏,狙击第二基地

真相: 银河的另一端. 群星的尽头

因为我不会写故事梗概,这样也没意思.我希望的是可以有人能被我这样”预告片”式的标题吸引,要是有人忍不住想探索书里面具体的细节,那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整个阅读过程中最有意思的是时间, 在几百年的跨度里,一个人的一生是显得很渺小的.上一个篇章还是活生生的年轻人,在下一个篇章里说不定就已经作古.

摘录

光明磊落总有好处,尤其对那些以卖弄玄虚著称的人.
武力是无能者最后的手段.
不要让道德观阻止你做正确的事!
只要能有足够回报,冒险就是有意义的.

基地与我

结缘于2008年. 我高中的时候有一本杂志叫 大科技,半月刊.一本是科学人文,一本百科新说. 科学人文侧重于讲物理,化学,生物,研究的是宇宙这样神奇宏观的东西. 百科新说, 关于历史,关于心理. 研究的是人类这种神奇的动物以及我们生活的这个群体.
而<基地> 曾经作为连载小说出现在百科新说的末尾. 当时对阿西莫夫完全没有印象(没电脑,还是个电脑白痴).但里面被他构建的基地文明吸引了. 小说只连载了一部分, 绝对不让道德标准阻止我们做认为对的事情 是我对这本书最后的印象. 今年(2017年) 过年回家,有一位同学提到了他最近在看”银河系列” . 回去看了一下,我去… 基地,又名银河系列,出自 阿西莫夫 …原来这是个系列.我一直以为我已经看完了. 整个过程挺有意思的.

断断续续终于写完,逛北京去.今天的目标是鼓楼大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