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幸福-动物庄园-浪潮

TED

Nothing To Envy, 台湾译名:我们最幸福

视频链接

电影

2008: 浪潮 Die Welle.

制造出一个极权国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 这部电影说,只要六天.

  1. 建立秩序: 每个人有固定的座位,宣扬集体内的每个人都应该平等互爱.同时通过口头表决选出”元首”
  2. 强化集体意识:口号;制服;像军人一样走路;无意识的宣扬集体的优越感;
  3. 制造假想敌: 开始排斥内部不合群,提出反对意见的人.假想敌,是用来打倒,用来强化信念的.
  4. 接收更多新成员,出现更多的集体标识.同时也与集体外的人划分界限.
  5. 暴力流血事件的不可避免
  6. 对暴力流血事件的反思: 这是对我们的考验,考验我们的信仰.我们应该变得更加团结.我们的敌人是…

书籍

动物庄园 豆瓣链接

七 诫

  1. 凡靠两条腿行走者皆为仇敌;
  2. 凡靠四肢行走者,或者长翅膀者,皆为亲友;
  3. 任何动物不得着衣;
  4. 任何动物不得卧床;
  5. 任何动物不得饮酒;
  6. 任何动物不得伤害其他动物;
  7.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

整个夏季,庄园里的工作象时钟一样运行得有条有理,动物也都幸福愉快,而这一切,是他们从前连想都不敢想的.而今,既然所有食物都出自他们自己劳作,自己生产,而不是吝啬的主人施舍的嗟来之食,因而他们吃的是自己所有的食物,每嚼一口都是一种无比的享受.

仪式感

早餐之后,有一项每周都要举行的仪式,从不例外.先是升旗

用过去的恐惧控制对方

“同志们”,他大声嚷道,”你们不会把我们猪这样做看成是出于自私和特权吧?我希望你们不.实际上,我们中有许多猪根本不喜欢牛奶和苹果.我自己就很不喜欢.我们食用这些东西的唯一目的是要保护我们的健康.牛奶和苹果(这一点已经被科学所证明,同志们)包含的营养对猪的健康来说是绝对必需的.我们猪是脑力劳动者.庄园的全部管理和组织工作都要依靠我们.我们夜以继日地为大家的幸福费尽心机.因此,这是为了你们,我们才喝牛奶,才吃苹果的.你们知道吧,万一我们猪失职了,那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琼斯会卷土重来!是的,琼斯会卷土重来!真的,同志们!”斯奎拉一边左右蹦跳着,一边甩动着尾巴,几乎恳求地大喊道:”真的,你没有谁想看到琼斯卷土重来吧?”

法律条文说人人平等,但怎么解释它却掌握在当权者手上

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猪突然搬进了庄主院,并且住在那里了.这一下,动物们又似乎想起了,有一条早先就立下的誓愿是反对这样做的.可斯奎拉又教他们认识到,事实并非如此.他说,猪是庄园的首脑,应该有一个安静的工作场所,这一点绝对必要.
再说,对领袖(近来他在谈到拿破仑时,已经开始用”领袖”这一尊称)的尊严来说,住在房屋里要比住在纯粹的猪圈里更相称一些.尽管这样,在一听到猪不但在厨房里用餐,而且把客厅当作娱乐室占用了之后,还是有一些动物为此深感不安.鲍克瑟到蛮不在乎,照例说了一句”拿破仑同志永远正确.”但是克拉弗却认为她记得有一条反对床铺的诫律,她跑到大谷仓那里,试图从题写在那儿的”七诫”中找出答案.结果发现她自己连单个的字母都不认不过来

经济的萧条,虚构了一个不存在的敌人

不要再迟疑了,同志们!”拿破仑在查看了蹄印后说道:”还有工作要干,我们正是要从今天早晨起,开始重建风车,而且经过这个冬天,我们要把它建成.风雨无阻.我们要让这个卑鄙的叛徒知道,他不能就这样轻而易举地破坏我们的工作.记住,同志们,我们的计划不仅不会有任何变更,反而要一丝不苟地实行下去.前进,同志们!风车万岁!动物庄园万岁!

走向沉默的大多数

他们感到震惊,感到害怕,但却说不清到底什么更使他们害怕–是那些和斯诺鲍结成同盟的叛逆更可怕呢,还是刚刚目睹的对这些叛逆的残忍的惩罚更可怕.过去,和这种血流遍地的情景同样可怕的事也时常可见,但对他们来说是一次要阴森得多,因为这就发生在他们自己同志中间.从琼斯逃离庄园至今,没有一个动物杀害过其他动物,就连老鼠也未曾受害.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看上去,庄园似乎已经变得富裕了,但动物们自己一点没有变富,当然猪和狗要排除在外.至于其它动物,迄今就他们所知,他们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他们普遍都在挨饿,睡的是草垫,喝的是池塘里的水,干的是田间里的活,冬天被寒冷所困,夏天又换成了苍蝇.有时,他们中间的年长者绞尽脑汁,竭尽全力从那些淡漠的印象中搜索着回忆的线索,他们试图以此来推定起义后的早期,刚赶走琼斯那会,情况是比现在好呢还是糟,但他们都记不得了.没有一件事情可以用来和现在的生活做比较,除了斯奎拉的一系列数字以外,他们没有任何凭据用来比较,而斯奎拉的数字总是千篇一律地表明,所有的事正变得越来越好.动物们发现这个问题解释不清,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很少有时间去思索这类事情.唯有老本杰明与众不同,他自称对自己那漫长的一生中的每个细节都记忆犹新,还说他认识到事物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什么更好或更糟之分.因此他说,饥饿,艰难,失望的现实,是生活不可改变的规律.

而今,不必再问猪的面孔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外面的众生灵从猪看到人,又从人看到猪,再从猪看到人;但他们已分不出谁是猪,谁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