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的轨迹

work hard, be persistent, and good luck

0%

小说课_偷故事的人


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
  • [我看到的](# 我看到的)
  • [笔记:我就摘录一段话](# 笔记 - 我就摘录一段话)
  • [题外话:最近的一个选择](# 题外话 - 最近的一个选择)
  • [题外话:小说课实践](# 题外话小说课实践)
    • [关于时间](# 关于时间)
    • [关于导演,不仅仅是写作](# 关于导演不仅仅是写作)
  • [问题](# 问题)
  • [程序员的未来](# 程序员的未来)

豆瓣有人说,要是 折磨读者的秘密偷故事的人 二选一的话。推荐 小说课_折磨读者的秘密.
一开始我觉得:没毛病,第一本的技巧性很强,最后的黑暗之心更是将书籍引向高潮.
但读完后我的观点变成: ** 两本都不应该错过 ** .
偷故事的人 看似杂乱的篇章,在最后两篇也迎来书中的高潮,虽然有点隐晦。仔细想想作者要表达的,它甚至比 黑暗之心 还要重要.

我看到的

  • 折磨读者的秘密:用黑暗之心去影响别人

    折磨的目的是要让人去询问,因为不适应感才会迫使人去思考。折磨的过程也就成就了作者以及作品本身.

  • 偷故事的人:偷过来成就自己的故事

    偷不一样,你不能跟着原来的故事走,你必须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创造属于自己的答案。在这个过程中,你成就的是你自己.

笔记:我就摘录一段话

现在请你选择!
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知道自己将如何选择,等于拥有了 “预知” 的能力,这是人人梦寐以求的能力。你会怎么选择,
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人,记住它,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未来还会是一直是这样的一个人,永远都不会变的这样的人

我脑海里不断浮现的这句话:记住你的选择,记住它,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未来还会一直是,永远不变的这样的人。这已经跳出 怎么学习写好小说的范畴。我似乎找到了一个问题的答案:我看电影,看纪录片,阅读这些过程中缺失的重要一环:我会怎么选择.
我经常是看别人的选择,他们是怎么做的,却不会问自己我会怎么选择,最多会想到的是:同样的情况下,我不会比他们做的更好。于是乎,我接受了作者给我的故事,我知道这个故事,但我却没把它偷过来.

题外话:最近的一个选择

说说我最近的一个选择:把富途卸载了。不必要的干扰都要消除
我最后选择了删除这个 app , 我最近挺多时间在上面的,关心它跌或者涨。毕竟是白花花的钱在里面。我大一的时候有买过,那时候没啥钱,患得患失的心更重。最后给自己下了一个规则:只要你认为你心态可以了,才可以重新炒股. ** 现在发现我要对抗的是人性 **.
今天我问了一下我自己:

  • 你是在投资还是在投机?你的初衷是资产的增值,但你现在的心态却是背道而驰.
  • 投资之前你就已经确定,这些是你可以损失得起的资产不是么?
  • 你是否有耐心去等待?要么追加,要么撤回,沉没成本已经无法挽回.
  • 直觉跟你说的,你要做什么事情,你就应该去做.

题外话:小说课实践

关于时间

  • 我假想我在对我的作品进行交流 (实际上还没有问世) *

  • 问:有人说你这部作品很荒诞,不知道在讲什么,你自己是怎么觉得的?*

    这部作品一开始只是一个模糊的想法。我每一次回家都会固定走一条路。从家里出发到流沙二小,到二中,操场,侨中。一个人漫无目的的,也不是说在找什么。有一次别人问我觉得家乡怎么样。最后我提到了每次都会走的路线,’ 你知道么,我或许知道为什么了,家乡是好,但我已经回不去的原因。因为我觉得那里的时间是静止的,每年回去我看到的景色几乎没什么改变,那里的人,一年就是一天 ‘.
    这是作品的起源。荒诞的地方在于,主人公每一次离开家乡,家乡的时间,人,物瞬间仿佛冻结了。你离开前一天,吃一半的饭,喝一半的茶,一年后回来,饭可以继续吃,茶可以继续喝。这里的时间在主人公离开之后的的确确是静止了.

  • 问:直到时间被打破?*

    是的,有一幕是父母的去世。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每一次时间的重新流动都是从父母开始的,父母就像一个桥梁,连接了两个不同的时间,两代不同的人,同时你会听到齿轮开始转动的声音。但当父母离开,你听到的是镜子被狠狠砸碎的声音,镜子,静止,时间已经没有理由静止下来了。对于主人公来说.

  • 问:最后的镜头,被毁灭的时间都一点一滴恢复原样,这是为什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故事发展下去其实已经失去了我的控制,我变得没有选择,最后有一个很强烈的声音跟我说,这就是它应该有的结局,所以就是这样子.
    这只是这部电影想要表现的一个维度,关于时间的维度.

关于导演,不仅仅是写作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但我说,不是每一个读者都会把他们心中的哈姆莱特呈现出来。我们人类是社会性的动物,没有人可以从这个社会孤立出来。我觉得导演的社会感官会更强。他们看到了一些东西,有那种渴望的心想把它表达,或者说倾诉出来。素材可以源于生活,却不能仅仅是生活。他们是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他们不希望只有自己能体会到那种感觉。他们想把他们内心的那种感觉传染开去,就像病毒一样。在这个角度上,导演是一种社会感官更强的动物。也许是作为一个导演应该有的 黑暗之心.

问题

一个优秀的程序员,他的黑暗之心是什么?

程序员的未来

Jobs 说,他那个时代,他团队里的成员:都是其他领域的精英,碰巧也是计算机领域的人。也因为这样,成就了 ipod,iPhone,Mac.

我现在在想,以前是其他领域的人才涌进到这个行业,诞生了程序员这个群体。那下一个时代,我构想,会不会是计算机领域的人向其他领域扩散.
每一个人都应该去学一门编程语言,这是一种思维。这种思维不应该只是应用在我们所处的这个领域上.
这个是我现在想说的,想向后人诉说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这篇文章会归档到 StoryTeller . 这个故事属于未来.

欢迎用Dogecoin支持我不断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