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 hard, be persistent, and good luck

0%

关于西部世界第二季

上一篇关于西部世界 是关于WestWorld第一季的.第二季有一些观点我还是想写写的.

我们不过是他人的倒影( reflection )

一个人对你的看法有可能是片面的,是局部的,但要是能加总你周围的人呢? 这个世界,我们周遭的所有人,不过是一面镜子,折射出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个人,要是脱离了这个世界,这样的社群,无异是”游魂野鬼”.

西部世界其实离我们很近,现在社会已经有这样的实验了,不过测试我们的不是 Host, 是 Apps. 我们每天在 app 花费的时间,在背后,有一群数据科学家,正在描绘我们的”用户画像”. 有意思的是,这群科学家本身也是被观察的对象, 恩,管理 Host 的 Host.

幸运的是,没有一个集权的 Delos ,也没有一个一成不变的 Part Stories 不断测试我们的反应,不然我们的确可以在我们有生之年收到自己的 Judgement.但我跟 Willam 想的不一样,要是有一个程序可以 define我本身,我很乐意看看这样的一个造物,这是某种程度上的好奇,某种程度上的自恋

永生的西西弗

没想到 西西弗的实验会在这里出现.旁人来看, Jim Delos 是遭受到了永生的折磨,不断地重复. 但其实不是,因为他没有保留这部分被折磨的记忆,每一次都是新的体验,被折磨的是他周围的人. 诸神想要惩罚欺骗死神的西西弗,一定会保留他的记忆,让他不断重复这个过程.

有趣的是造物主 Ford, 反而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的死亡,弥留下来的,只是自己的孩子(思想,价值观). 一个StoryTeller.

所谓自由意志,真实: 假如不能辨别,那有什么关系呢

Willam 的转变的确是很突然,第一季他想寻找的One true thing ,到第二季的不想被define.其实这个问题,我很早就有答案了:即便被预测出所有的行为,选择,我们还有一种选择,那就是:我们会怎么去面对,在知道结果的情况下是否还愿意选择这个结果? 事情是自然发展到这个地步,还是因为预言的介入才发展至此,如果不能知道,那有区别吗?

反而是Teddy 的做法更让我欣喜:他在最后质疑了他自己的 core stone, 但他却不能,也不想否定这个基石本身的存在.所以他自杀了. 豆瓣有人问, Teddy 的自杀是觉醒的表现么? 我的回答是:

自杀式自由意志,选择不自杀也是自由意志. “只要我还活着,我都会守护在你的身边”. Teddy 做出了选择

正是选择造就了我们,并影响着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