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表态

他们打着救世主的名号想赋予我们自由,我怀疑,怀疑那只是谈判的一种筹码

我并不是排斥民主,我只是不相信人性中恶的那一部分

要是民主是让民众20年的生活水平不见增长,奋斗一生(打工)的货币财富变成纸

这样的民主我一点也不想要

是的, 我这样的人, 不会成为一名烈士, 能醉生梦死过完这一生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