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哲学的殿堂

由于翻译挺糟糕的,摘录我会随性发挥.

豆瓣链接

童年

看看这脏兮兮的小孩,看似滑稽却拥有着终极的能力-成长. 这赋予了ta无限的可能.
你哪能想象到,这个整天哭哭啼啼的家伙将会懂得爱,焦虑,祈祷,痛苦,创造.形而上,死亡.
ta不安,因为ta在母亲温暖舒适的子宫熟睡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却突然被迫去呼吸,本能地吸入ta人生的第一口空气,用眼睛去感受那刺痛的光线,用耳朵去倾听令ta感到害怕的噪音.一阵风吹过,皮肤感受到的冰凉都会使ta恐惧.

ta只能哭.不断地哭.直到哭累了.

在ta学会走路之前,ta甚至不如一只猿猴,他那滑稽的小腿如同一只青蛙般生硬难看.在ta学会说话后,ta才能”摆脱”猿猴的身份,开始向人这一物种靠近.你注视着ta,会看着ta如何一点点地,通过随机的探索而领会到事物的本性.世界对ta来说就像一个哑谜一样,好奇心使ta着迷并使ta发展;ta会触摸并品尝从ta身边经过的所有东西.

我们从小孩身上感受到的, 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一种打破了我们所有机械的分类,物理定律的真实存在.ta会不断成长,从无助到有力,从童年到成熟,从害怕世界到改造世界. 他们是斯宾塞的不可知物,康德的本体, 经院哲学家的实在存在体, 亚里士多德的第一动因,柏拉图的形而上.
我们能看到一种总不满意的生命,总去奋斗与追寻,战斗到最后一刻的生命.

青年

青春,喜爱极致,夸张,没有界限,因为它有丰富的精力与烦恼去释放它的力量.它喜爱新的危险的事物. 它的座右铭是: 万事皆过度.

他们也迎来性启蒙的时期.本能让位于思考,行动悄悄变成了安静的沉思.青年仔细观察自身与世界: 它伸出无数疑问与理论的触角去把握事物的意义;它不可避免地追问罪恶,起源,演化,命运,灵魂与上帝.精神伴随着不知疲倦的活跃不断向前着;

在发现世界的同时,青年发现了罪恶,恐惧于了解到人的本性.家庭的准则是相互帮助,强者对弱者的扶持,对好东西的分享; 但青年发现,社会的准则是竞争,是弱肉强食.青年感到震惊,厌恶,呼唤世界自身变成一个家庭,给予它家庭般的欢迎,这就是社会主义出现的方式.之后青年缓慢地卷入到利己主义生活的赌博之中,游戏的热情渗透进了血液,占有欲被唤醒,同时伸出了向金钱与权力的触手.

反派结束了,而游戏还在继续.

中年

青年提议, 老年反对,中年处置.

当我们在经济世界中找到一个位置的时候,青年的反叛就消退了.当我们的脚踩在大地上的时候,我们不喜欢地震.我们忘记了我们的激进主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和的自由主义.我们越是适应了我们的环境,就越害怕任何根本的变化导致重新适应过程所带来的痛苦.在40岁之后,我们偏爱世界保持静止,偏爱生命的电影凝结成一副绘画.

我们开始哀悼.死亡,本来是我们从来不会去考虑的,抽象且不切实际的概念,突然间它就无情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尽全力试图忘记它的存在,于是我们把目光转向了回忆,我们沉浸在年轻人的陪伴之中,因为他们向我们展示出他们对死亡这无可避免事情的忽视.

死亡

在这场游戏中,知识,科学,智慧相汇在一个路口.七十年来,这个男人带着痛苦努力地获取知识,他的大脑成为各种思想与行动构建起来的储藏中心.他的心灵尽管痛苦,却领悟到了高贵;七十年来,他从一个动物成长成一个可以寻求真理,创造美丽的人.但是死亡降临到他身上,使他受苦,使他窒息,凝结他的血液,控制他的心灵. 使他的大脑破裂,喉咙咯咯作响.

胜利的会是死亡.

达芬奇的草图上,人是有翅膀可以翱翔在天空的.在他的年代,他失败了. 但生命却用了三百年来坚持.个人失败了,生命却成功了.个人死了,但生命,不知疲倦且从不气馁,继续着,期待着,渴望着,计划着,尝试着,上升着, 达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