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 hard, be persistent, and good luck

0%

半年分割线-回归正常话唠模式

不写疫情相关的了

不写过去半年疫情相关的了, 因为:

  • 写了一月和二月的记录,我相当于重新从屏幕经历一次,这种自虐的模式我受不了了

  • 越写越水,感觉变成了实事记录

谈谈疫情对我的改变:

  • 过年留在北京没有回去

  • 疫情冲击了我的做事模式

    • 我对很多社会现象有意见,但不认为自己能推动什么.
    • 这次疫情让我感觉我真的很废物,5月报道了多起猥亵儿童的事件,让我终于受不了了. 花了将近两周的周末,晚上休息事件,阅读2800篇关于儿童猥亵,强奸的裁决文书,上线了这个项目:放过儿童
    • 我为什么关注儿童,因为儿童其实代表的就是一种可能性,说白了世界未来是他们的,我们没有权力夺取这种可能性
    • 这次疫情和上面的项目让我意识到: 是的, 作为技术人,我的价值可以是用技术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为公司解决问题,但我其实是可以影响社会

像一则故事说的:

在暴风雨后的一个早晨,一个男人来到海边散步。他一边走,一边欣赏着海边的景色。无意中他发现,在沙滩的浅水洼里,有许多被暴风雨卷上岸来的小鱼。它们被困在浅水洼里,回不了大海,有的在那少得可怜的水里挣扎着,有的从水洼中跳到沙滩上,奄奄一息地等着死去。
被困的小鱼,也许有几百条,甚至几千条。用不了多久,浅水洼里的水就会渗光,这些小鱼也会干死的。
男人继续朝前走着。他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小男孩儿,他走到一个水洼旁都弯下腰去——他在不停地捡起水洼里的小鱼,用力地把它们扔回大海。这个男人看了一会儿,忍不住走过去,说:“孩子,水洼里的小鱼成百上千,你救不完的。”
“我知道。”
“哦?那你为什么还在救它们?你这样做有谁会在乎呢?”
“这条小鱼在乎!”男孩儿一边回答,一边捡起一条小鱼扔进大海,“这条在乎,还有这一条,这一条,这一条……”

  • 本来应该见的人没见到,直到7月11号,我才能知道这个对我意味着什么,他妈的操蛋疫情

接下来的计划

  • 专注个人成长方面,现在我给自己设置了两年的目标, 按之前文章选择的策略: 人生当如 A/B test说的,2022年我会完成第二个abtest 的探索期,探索后其实现在我给自己限定了两条路,而且我认为都是可以的.

  • 知道自己定位: 我是一个技术人,我承认这个身份, 我应该以技术的方式去做点什么,可以是

    • 接着在工作中发力
    • 顺便赚钱
    • 找到自己的 big question
  • 回深圳.’苟两年’

    • 意识到自己以前就是太放纵 随机性 了, 现在我愿意亲手把一些可能性掐住.
    • 两年对我来说,能到达一个 可攻可守的状态.现在还不行的原因是,我没找到我的 big question,无处可攻。 也无处要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