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的轨迹

work hard, be persistent, and good luck

0%

2020年2月(记录)

从现在回望过去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而且对精神真的是一种折磨。 看着过去那么多荒唐的事情,我又一次内伤.我不是一个喜欢自虐的人,所以,记录先写到这里吧.3月之后的我就不继续了.因为我觉得我们竟然已经幸存下来了,就应该珍惜眼前人,眼前人才是更重要的.提出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下面的事情只过去了5个月,多少你还有印象?

你说 我们下一次会表现得更好吗?

2月1日, 湖北红十字因将捐赠口罩送给莆田系医院, 备受质疑

湖北省红十字会30日第一次公布了本次疫情以来该会接收捐赠物资使用情况,武汉仁爱医院(莆田系民营医院)获得的捐赠遭到质疑. 之后红十官方回复:湖北省红十字会关于“N95口罩36000个”接收和使用情况更正说明: …发现确因工作失误导致公开的信息不准确…经向卫生健康部门了解,该型号产品不能用于新冠肺炎治疗定点医院一线医护人员防护,但可用于普通防护.于是捐赠给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1.8万个口罩、武汉仁爱医院1.8万个口罩…

  • @Odette_sun:“你们获得湖北省红十字会拨发1.6W个口罩(后改为1.8万只),定向捐赠,捐赠方北京森根比亚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和武汉仁爱医院背后就是同一个老板。” 相当于把钱和物资从左口袋挪到右口袋,自己捐给自己,同时骗到捐赠发票避税。 同时还违反了《慈善法》第四十条

我特意查了一下,慈善法第四十条内容是: 第四十条 捐赠人与慈善组织约定捐赠财产的用途和受益人时,不得指定捐赠人的利害关系人作为受益人

如果只是上面工作失误,紧急情况下医院的确应该救人为先,不该分民营,公立.这样的捐赠说得通,可是跟下面的事情一起发生,真的要让人质疑红十字会本身,毕竟有郭美美事件的前科.

1月30日~1月31日,有医生发微博向外界求援物资,2月1日, 问题被摆上台面

为什么武汉协和医院要向社会求助缺少物资, 一边是巨量的社会捐助(全国+海外), 一边是疫情区物资告急.

1月30日,“防护物资现在不是告急,而是真的没有了”,一位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武汉协和医生在微博上呼吁,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同日,武汉协和医院也发布公告声称,医院的医疗物资即将全部用尽,需再次向社会发出捐赠求助,求助物品包括防护服3000件、医用N95口罩5000个、医用外科口罩8000个、一次性隔离衣3000个和防护面罩1000个

直击武汉:红会掌控物资待发 协和另获捐赠应急
特别报道: 失踪的口罩和红十字黑洞

@五岳散人:
莆田系医院能收到一万六千个N95,协和只收到三千,还不一定是N95,不得已上网公开说自己物资告罄、自己手工缝制口罩。
您明白这其中的含义么?一家在体制内序列不高的医疗机构,这就相当于以“兵变”而“兵谏”了,后续再有啥后果全都置之度外了。
秋后算账?算个毛,先过了这个生死关再说。
您觉着没?这就跟咱子弟兵的后勤似的。一直能看见咱野战干粮如何好吃、各种装具如何先进、浅盘食品如何热气腾腾。
一碰到事儿,一棍子打回原形,还是泡面、还是肩扛手抬、还是穿烂的靴子。
然后您一问吧,就是一堆人跟您说:紧急状态你想咋样?
不想咋样,就是打仗这事儿基本都是紧急状态,您不能拿这个当借口,因为敌人不等您。
至于红会,我还是那句话:这不是平台,他们其实是瓶颈。加一句:还是他妈带旁路的瓶颈。

结果是:

  • 武汉市委书记:责成慈善机构每3天发布一次受捐情况

  • 今天下午,武汉协和医院急需的一批医疗物资已经送到医生和护士手里。这批物资由武大和华科校友会联合捐赠,包括超过20万个医疗口罩,以及外罩和手套等个人防护装备。希望更多物资能尽快到达一线.

  • 2月2日,武汉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指派九州通协助红十字会分装物资,2小时完成分发

武汉红会半个月没搞明白的仓库 九州通接管以后 2个小时整完了??

  • 2月1日,火神山医院负责现场捐赠的詹先生告诉记者,他们直接接收捐赠物资,不经过武汉市红十字会,属于“特事特办”。

红十字会本身的作用就应该是将有能力帮助的人及时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本来它应该是要提高各方效率的,现在它本身的存在就是瓶颈

2月2日,火神山医院完工 ; 双黄连

  • 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 藿香正气口服液等成新版新型肺炎诊疗方案推荐中成药

  • 南京大学团队研究发现:金银花、绿茶能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 上海药物所回应双黄连可抑制病毒 :科学的事情我们不想说得太过

意思就是说,我想骂傻逼的,但我不敢说.

  • 腾讯医典医学团队:#尚无有力证据证明双黄连对新型冠状病毒有疗效#

权威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能量,他们这样的消息最直接的就是让一群人深夜排队买双黄连 (不知道这时候最不该的事情就是聚集么? )。2月份的时候你可以说我们的质疑偏激,但现在7月份了,全球蔓延,是否有效不言而喻。
我一度质疑他们说这话是否出于 ‘利益’

@五岳散人:早上一管儿双黄连、晚上一管儿藿香正气水,嚼着槟郎、挂着藏药香囊上下班,坐在办公室泡上一杯加了金银花的绿茶。

2月3日 ~ 2月8日

2月3日,中疾控副主任:新冠病毒粪口传播目前还没有得到证实, 月 日,确定

一开始保持一个谨慎开放的态度,一旦有证据支持,

2月3日,民企接手武汉红会物资工作:存储发放井井有条

2月3日,湖北省疫情新闻发布会改用网络视频直播

2月3日,目前疫情最大的问题还是确诊检测上,检测能力跟不上 。 甚至疑似病人因为病房不够只能让他们回家自行隔离

2月3日,湖北母女跨境到江西 只求患癌女儿能接受治疗:陆月锦的女儿原本在武汉接受化疗,不过当地医院因新型肺炎,各家医院目前人满为患,她也因而无法在那里继续接受化疗2

2月4日,火神山医院今天接诊首批患者。火神山医院的目的是为了接受疑似患者,把医院资源留给更有需要的人。

2月4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发言,现在武汉检测试剂不够 不是每个人能得到检测

2月4日, 湖南90后乡镇医生劳累过度猝死:1992年出生的宋英杰从大年初一起加入高速路口排查团队坚持值班,并独自负责卫生院仓库医疗物资分发,连续十天九夜奋斗在防控一线。3日零点值班结束交接完班后回到宿舍,因过度劳累引发心源性猝死,因公殉职。

跟我一样的90后,没了

2月4日,日本对奥运的看法是:将采取严格防疫措施,确保奥运不受影响。当前日本有20例确诊病例,17人是中国人。

马后炮来看,日本单局也低估了这次疫情.

2月4日,华为余承东表示:美国流感的死亡数远超我们这次疫情,新冠病毒对普通人来说只是一次重感冒,因此被过度宣传和解读了

2月4日,日本捐赠的物资上写着: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2月5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王辰:尚无判断疫情传播高峰、拐点的依据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4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①大规模“方舱医院”不同于战时或抗震救灾时启用的野战移动类医院。是中国采取的重大公共卫生举措。②启用方舱医院是为切断传染源。调研发现目前家族式聚集发病形势严峻。这是传染源控制不力,是社会和专业干预不够的表现。③方舱医院收治确诊患者,病原相同,交叉感染不是突出问题。④专业防护服和医用口罩仍是医护急需物资。来武汉后,没舍得轻易扔过口罩,保护好、可再利用。⑤疫情传播高峰、拐点尚不明,最需要做的是“抓落实”。

2月5日,曾举办过万人宴的武汉百步亭社区,被曝出有居民发热。武汉虽然自去年12月起就爆发新冠疫情,但当地的百步亭社区在1月中旬还举行万人宴;武汉市长周先旺早前接受央视访问时说,之所以继续举办这个活动,是基于疫情传播是对人与人之间有限性传播的这个判断。他随后承认自己对此事的预警不够

  • 2月5日, 日本隔离一艘载有3700人的邮轮

电车难题是有答案的, 无论是我们对武汉的做法,还是日本对邮轮的做法.从后来来看,邮轮上的人就是’被卖猪仔’. 邮轮隔离,万家宴,我们都是历史的人质。邮轮上的疫情,典型的密闭空间求生存,我希望有导演把它还原出来.

  • 2月5日,一位90多岁的老妇人给她重症的儿子留言写道: 儿子,要挺住,要坚强,战胜病魔。要配合医生治疗,呼吸器不舒服,要忍一忍以便咳。如果血压正常,就别乱吸氧,请求医生。忘记给现金,托王医生带上伍佰元,可托人买日常用品

这个直接直接把我整懵了,人生竟然不可控到这个地步.大家可能没意识到,90岁+ 的老人,意思是她是生长在1940年代,那个年代,你能写的一手好字,然后她是30多岁生这个孩子的(可以查一下我们开国初期孕妇死亡率), 她可以说是小概率的那一部分人,在武汉疫情下,还是没办法.

2月6日,武汉首个方舱医院开始收治病人, 床位1600张。

2月6号, 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再确诊10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2月6日 李文亮医生因新冠肺炎于6日晚去世

@耿直的阿拉斯加猪:

要理性要客观是吧。那我就理性客观的说。
从微观层面上来说,李医生确实不是第一个发现疫情的人,也不是第一个上报和要求官方警惕的人。从微观事实上来讲,他就是一个在从别人那里得知了模糊的疫情信息后,怕朋友出事,所以发了出来让大家当心,结果被其他人发到网上,导致他被认定造谣,遭警方传唤训诫的人物。他是个好人。但他确实算不上吹哨者。
但从宏观事实来看,这场如今让所有人都极度抑郁,春节被毁,经济受创,很多人甚至命运都可能因此改变的疫情,对于公众来说一直有一个心结始终没有被解开。那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在12月底都发现不对劲咯,武汉方面却慢慢悠悠的,湖北方面却慢慢悠悠的?他们的无能,是不是导致疫情扩散成这样的根本原因?
这种情绪是非常现实的,而且正在随着疫情看不到拐点,而与日俱增。那么,李医生尽管他个人对疫情早期的爆料,在实际意义上比不上张继先医生,但他被武汉政府视作造谣被遭到传唤训诫的事情,却大大加重了公众对于武汉在疫情上存在隐瞒,或至少也是误判低估的印象,甚至成为了武汉政府的一种在疫情应对上的原罪。
所以,公众今晚因李医生之死而产生的不满,并不只是一些人在带节奏而导致的,也并不是那些要给他封神的人而导致的,而是这场让老百姓严重压抑的疫情,需要就“为什么会这样”给出一个答案,而且这个答案必须是针对武汉最初应对方面是否存在问题的回答和严肃问责。
换言之,李医生只是一个催化剂,催化了公众早就在积攒的抑郁。

2月7日,全国累计确诊病例超3万
2月8号,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7日下午召开,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介绍,我们现在建立了16个省支援武汉以外地市的一一对口支援关系,以一省包一市的方式,全力支持湖北省加强病人的救治工作,维护好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左耳朵耗子:看见沒,给领导上报疫情得一等功,给人民通报疫情得公安机关训戒!然后还大言不惭的说没错

2月8号,钻石公主号邮轮确诊数增至64人,含1名重症

2月9号,

@张颂恩
已经到大决战的时候了,我的同学、以前厦门的老同事、在上海中山华山的、还有很多熟悉的同行朋友们几乎都在昨天和今天集中出发整建制接管武汉的重症病房。他们是我认为“最能打”的中坚力量,也是中国目前医疗界最精锐部队,已经动用到他们,既说明前线的严峻,也说明国家要强力逆转局势的决心。
医护人员别的没有,就是听话、愿意冲锋陷阵,国家有难、同胞求援,出征在所不惜。只是说心里话,现在心里非常非常难受,特别舍不得他们,都是一帮最熟悉的最亲近的人啊。希望他们能胜利完成任务,希望能尽快看到湖北拐点,希望少死人、甚至不死人,希望每一个医护勇士都能平安回来。
最后,还想说一句,医疗界现在已经拼上了王牌军,各个地方的留守力量处于维持状态,大家一定要咬牙坚持住,百分百配合防控,千万不能在这时候有湖北以外的地方疫情崩盘,否则我们很难同时打赢两场大的局部战争。拜托了!

@张宏杰:【呼吁将急需救治的非传染性武汉患者异地转诊】好吧,我呼吁新冠患者异地转诊,很多人质疑,担心会威胁本地人的安全。那么,这次武汉的疫情也带来了严重的次生灾害。很多医院被征用做发热门诊,大量的需透析病人,需要做化疗的癌症病人,以及其他慢性病患者无法得到及时医治。这些人不在少数,危在旦夕,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坐木盆划过长江,也被劝返。能不能组织力量将他们异地转诊?这些人不会传染吧?对这部分患者不能一封了之,要网开一面给他们一条生路!

@左耳朵耗子
晚饭时间,和家人聊起这段时间中的一些舆论
最早的时候,当官方说是只有几十例,还能看到官方在各大媒体上抓人辟谣。但在外网看到帝国理工的模型估算至少1700多例时,能看到很多人在骂外国就是希望中国乱……
再后来,管轶说形势很严重,比想像中的要糟糕,然而却看到网上舆论把管轶和财新骂了个狗血淋头,各种上纲上线,甚至配上了汉奸的图……
再后来,有些亲历的人把自己家人的感染的事情发上来的时候,但是看到的是,很多人在抨击和谩骂发布假信息……而当时新浪微博还要这些人先被认证后,才能发布武汉的信息……
再接下来,被公安训诫的李文亮医生过世后,这些人又在质疑李文亮医生不是吹哨人云云……
呵呵

2月11号,

@王嘉兴XX
今天采访的情况看,很难说武汉在变好。人伦惨剧继续在发生,遇到问题,社区、卫健委和隔离点间责权不够明晰,病人就在中间耗着。
此外,由于应收尽收的死命令,很多进不去医院的病情严重的患者被强制收进了隔离点,无人照料,情况也不乐观。
与此同时,由于一些基层街道社区处于崩溃状态,大量需要就医等患者也困在家中。
现在武汉市所有小区全封闭,结果只会是更严重的伦理和人道主义困境。病人被强制隔离后,得不到很好的照顾;待在家中,可能会感染一家人,但至少能互相关照。
前者的境况我都不敢想:谁能看着在同一座城市、同一个区的亲人每况愈下却无能为力?谁受得了?后者,一家人陆续染病、去世的例子也不少见。
人间惨剧莫过如此。
@安替 :军令状是今天清零,武汉昨天已经宣布收治99%,但还有大量人在求救。请各大媒体和平台继续开放求救通道,不要配合武汉官员关闭,因为这些不是武汉的政绩数字,是生命,是我们的同胞。不要放弃任何一家人,不要关闭救命通道,千万不要。

87岁老人捐出毕生积蓄20w元,平时靠摆摊卖小百货
@葱师:请募捐机构停止收取普通老人一生积蓄!尤其是孤寡老人,更尤其那些拾荒为生的老人!他们的钱一分都不能要。我们国家那么强大,还用得着这点钱吗?那是人家的养老钱救命钱,你收下了,他们除了等死还有别的路吗?他们单纯你也无良吗?媒体也别再宣传这些了,令人作呕

@青菀啊:以赞美的态度宣传老人捐出毕生存款,和亲切称呼老人干爹干妈然后卖给他们天价保健品,本质是一件事。如果你觉得不是,可以再多思考几分钟。

2月12号,

新冠病毒被正式命名为SARS-CoV-2 印证李文亮最初说法
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的全球研究与创新论坛上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所致的疾病,也就是新冠肺炎疾病,正式命名为“COVID-19”。谭德赛解释称,“Co”代表“冠状”,“Vi”为“病毒”,“D”为“疾病”,而 19 代表为这一疾病最初的病例是在 2019 年发生的

环球时报记者拍下武汉9日夜转运病人混乱一幕,中央指导组严厉追责
9日,武汉市对确诊还未住院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进行集中收治。本报赴武汉特派记者跟踪采访发现,当晚在将患者转运至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过程中,武昌区由于工作滞后、衔接无序、组织混乱,不仅转运车辆条件差,街道和社区工作人员也没有跟车服务,导致重症病人长时间等待继而情绪失控,做法十分恶劣。2月10日凌晨,掌握这一情况的中央赴湖北指导组下达指示,此事必须彻查清楚!相关责任人必须严肃处理!

@杨晓春

  1. 现在普通中国人无论线上线下,是万万买不到口罩的。
  2. 全世界,哪怕再遥远的小镇上,也买不到口罩。全世界的口罩,基本已经被中国人买空了。
  3. 这些口罩,大部分都是一飞机一飞机一卡车一卡车地捐给了湖北尤其是武汉的医院。
  4. 1/23开始到现在3周了,全世界最牛逼的物流管道把全世界大部分的口罩存货源源不断运到了武汉。
  5. 然后2/11了,3周后,你们告诉我们武汉医院还缺口罩,一线医护人员还是几乎没防护地在工作。
  6. 武汉上空是有个他妈的口罩黑洞吗?
  7. 湖北慈善总会收到社会捐款30亿,上交了财政27亿,且不说这肯定是于法无依,退一万步讲,剩下的3亿元你们买1亿个口罩也他妈的足够全武汉所有医院医护人员用上好几年的吧?
  8. 所以武汉红会究竟收到多少个口罩,究竟给一线医护人员发放了多少个口罩?
  9. 他妈的。

02月13~2月16号

2月13号,“钻石公主号”再多39名船员、乘客确诊,另外一名检疫人员证实受感染

2月14号,全国确诊55748例,死亡1380例

2月16号,武汉护士柳帆因感染去世 “她只是一个打针的护士”: 近日,网传武汉市武昌医院柳帆护士因防护不到位感染新冠肺炎去世。2月15日上午,武昌医院发布通告称,柳帆同志于14日病逝,并非防护不到位所致。相关人士表示,“她是注射室的一名护士,本来按道理应该退休,但自己主动申请了延退,院方并未将其安排在一线工作岗位,只是一个打针的护士。她感染后我们也全力抢救,两次心脏骤停被抢救回来,最后一次尽力了但未抢救回来”,院方表示,该院防护服充足,不存在网上说的“裸奔”

@王小山:“只是一个打针的护士”,这句话让我彻夜难眠。

2月16号,火神山雷神山建设工人部分被感染: 火神山医院1号区域首先交付后在2月4日开始收治新冠病人,但在2、3、4号区域工人们还在施工。工人们一开始还能拿到N95,后来是N90,再后来发下来的口罩越来越薄。因为赶工,工人睡眠都很少(4个多小时),可能造成抵抗力下降。2月6日还室外工作的工人还淋了雨。车开不进工地,每天得走20分钟走进去。最后拿到手的工钱,算上被隔离的14天,不比参加一般的建筑项目多多少(这次算上隔离的时间是24天,共一万多点。平时一个月做满20多天,不加班,是八九千)

【#钻石公主号新确诊70例新冠肺炎#,#日本钻石公主号累计确诊355例#】据日本NHK报道,停泊在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新增70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目前,“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共确诊355例新冠肺炎病例。

2月17号,开始呼吁城市静止不能再持续下去了

2月17号,湖北电影制片厂确认:#常凯一家4口12天内相继去世#
2月16日,一则名为《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全家染病去世》的网帖引发关注。16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从湖北电影制片厂获悉,该厂“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常凯因新冠肺炎医治无效,于2020年2月14日4时51分在武汉市黄陂区人民医院去世,享年55岁。
“我们都十分悲痛,”湖北电影制片厂一位工作人员称,自己也看到了上述网帖,“但具体是谁所写,我们不太清楚。据常凯生前本人跟我们说,他父亲是2月3日凌晨在家中去世的,2月2日社区还派医生去他们家看了,但由于病情发展太快,十几个小时后就去世了”。
“2月4日常凯母亲被收治进武昌医院,并于2月8日去世。常凯于2月4日开始出现不适症状,2月9日19:05被收治进黄陂区人民医院”,上述工作人员称,2月9日自己还与常凯通话,“但当时他情况不太好,他妻子跟我们说他呈嗜睡状态”。
“两三天后,常凯妻子也因感染新冠肺炎住院治疗。今天与她通话,她称目前病情尚可,可以正常吃一点东西了”,该工作人员称,常凯入院后单位每天都与其家人保持密切联系。
至于常凯姐姐于14日下午去世的消息,该工作人员称,经多方核实确认此消息属实,“常凯和妻子及父亲常住在一起,他姐姐没有跟他们住在一起”。
该工作人员称,常凯的儿子在英国留学,因为疫情没有回家

常凯姐姐就是2月16号因感染去世的武汉护士:柳帆 .

2月18号,

甘肃给护士集体剃光头,引众怒后删帖

@新媒体女性一边是硬要给人把头发剃光(视频里护士们都在哭),一边是卫生巾不属于政府必备物资不给开绿色通道,却能给护士们吃黄体酮推迟月经,女人一定要“暂时变成男人/去性化”才能上战场、才算是上了战场,这是十分不人道的,也是十分恶劣的性别歧视。

@季业:焦点不必是这些被剃头的医护们是否自愿,她们有可能是自愿的。焦点应该是,我们的官方主流话语,长期以来在选取什么、强化什么、迎合什么、又在遮蔽什么;它们在渗透什么样的价值,要塑造一个怎样的社会。把人、人的性别和器官当做祭品强行感动,而培养出的真实普遍的社会心灵则是“她不过是个打针的”。

钻石公主号再增99人感染新冠肺炎 感染比例超26%

2月19号,

武汉市中心医院230多名医护人员确诊新冠肺炎
李文亮生前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截至1周多前,医院职工确诊新冠肺炎230多人,其中130人住院,100多人居家隔离,多位科主任与院领导都“中招”

@雪猹:我的天,看了财新网的报道,才知道这两天在舆论场上被争来吵去的柳帆护士和湖北电影厂常凯是一家人,她就是他的姐姐……真的惨

出现2019冠状病毒(COVID-19)集体感染病例的游轮“钻石公主”号的乘客19日在14天的隔离期结束后开始下船。法新社报道,接下来数小时,约500名乘客将陆续上岸

@胡锡进

请各地官员好好看看这个热博吧,它反映了很多80后、90后、00后的价值观、认知观,对于伤痕味太浓的奉献和格式化的有编排痕迹的各种拔高,年轻人的感受越来越复杂,乃至排斥。
各地在展示正能量和英雄主义的时候一定要充分考虑、尊重网络上这种越来越强的心理,从而避免事与愿违,煽情遭到嘲讽,陷入难堪。
昨天曝出的甘肃女护士们集体剃光头的视频为何招致大量负面舆情,就是因为那个视频脱离了人们的平常心和世俗认知,过犹不及。
我们中华民族永远都需要正能量和英雄主义,但它们的呈现方式必须跟上时代语境的变化,永远扎根于人民大众中间。

@阿部部-
我特别喜欢那个“一线抗疫战士要喝可乐,可口可乐公司马上安排”的新闻,我也特别喜欢“抗疫战士穿着好的防护服带着自豪展示给家人看”的新闻,特别喜欢“山东抗疫人员到了一线,马上就给他们蒸上了馒头”的新闻。我们更想看的,更想了解的是:“为一线抗疫人员准备了什么”,我们不想看到一线抗疫人员流汗还流泪,他们已经做了很多了,付出了很多了,我不想看到她们牺牲所有,他们也是别人家的孩子,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我更想看到的是她们的每一滴眼泪都被珍惜,每一点心愿都能被听见,我希望他们能够在疫情结束放下担子的时候能好好的休息一下。不要让她们不敢说累,不敢说苦,不敢说痛。
奉献值得歌颂,牺牲应该被铭记,如果一线战士不幸牺牲了,我们要记住他们的名字,感恩他们的奉献。但是我们应该做的是引以为戒,不再让这种令人痛心的事情再次发生,而不是去标榜“牺牲光荣”。我们应该拒绝利用不必要的牺牲来作秀,拒绝对医护人员的道德绑架,去正视他们的合理需求

2月20号,

钻石公主号首次出现死亡病例,2人死亡

【日本政府回应教授控诉钻石公主号:已采取全部措施预防】2月19日,自称前一日登上“钻石公主”号的神户大学传染病学教授岩田健太郎发视频控诉邮轮上所存问题。对此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予以反驳,称政府已采取措施,防止感染进一步扩大。此外厚生劳动省副大臣桥本岳也对岩田进行了抨击。

2月21号,

武汉江夏区卫生健康局20日晚发布公告称,医生彭银华在抗疫一线不幸感染新冠肺炎,于当晚21时50分去世。彭医生本打算正月初八举办婚礼,办公桌抽屉里还放着没来得及分发的请柬。但因疫情来袭,他们决定延迟了婚期……
@速报哥:真是一个不幸的小伙子,他的人生才刚开始。29岁的彭银华是湖北科技学院临床医学专业2015届本科毕业生,2016年考取执业医师资格证,同年到武汉协和医院参加为期3年的执业医师规划培训,2019年完成培训,来到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协和江南医院)上岗,开始医生工作,他被分配到呼吸与危重医学科三病区,成为一名住院医师。1月21日,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彭所在的病区从那一天起成为一线抗疫科室,彭也成为一名一线抗疫医生,每天接诊200多名患者。三病区主任陈浩回忆,考虑到彭银华婚期已定,原准备让他回家办婚礼,年后再上班,但小伙子主动申请回院工作,“疫情来了,大家都忙,婚礼先不办了”。1月24日,除夕,彭银华出现低烧症状,次日被迫离开岗位,从一名抗疫一线医生变成了一名患者,1月30日确诊,被转到武汉金银潭医院,直到2月20日晚去世。此时,他的未婚妻已怀孕6个月。

2月22号,

我的遗体捐献国家。我老婆呢?

停泊在横滨港口的钻石公主号最后一批对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检测结果呈阴性反应的约450乘客已下船,这意味船上所有乘客已下船。共同社报道,日本卫生部长加藤胜信称,“可以说告一段落”。不过他表示,今后也将继续对密切接触者和船员采取应对措施。日本卫生部称,此前滞留在船上,与感染者同一房间的逾100名密切接触者也将下船,转移至国家准备的设施;留在船上的船员则将与游轮运营公司进行协调。据报道,19日及20日下船的游轮乘客分别有443人和274人。病毒检测最新结果显示,游轮上共有634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日本外相茂木敏充2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下船后乘坐各国各地区政府安排的飞机离境的外籍乘客和船员迄今共有759人。

@ahr999:
就在中国即将控制住疫情的时候,全球多地却有上升的势头。
新冠病毒有一定的特殊性,病毒携带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症状,这是问题的关键。我严重怀疑有些国家其实已经很严重了,但是很多人携带了病毒,却没有去医院确诊,因此确诊人数看起来很少。
当然啦,这只是怀疑,我没有证据。
如果我的怀疑正确的话,接下来的一个月,新冠病毒将在全球大爆发。根据疾控中心的论文,武汉在12月31日只有100多个感染者,而到了1月20日,已经几千人,到了1月31日,已经几万人。
现在再回头看韩国和日本,如果不采取严厉措施,任其自由发展。半个月之后会变成几千人感染,一个月之后会变成几万人感染。
更加恐怖的其实是伊朗,伊朗已经死亡4人了,而确诊只有18人,这个数据怎么看都不对。我推测伊朗应该已经有400人感染了。
现在的问题是,试剂盒检测太慢,确诊人数总是滞后于真实的感染人数。如果可能的话,世界各国应该吸取武汉的教训,尽早采用CT确诊。宁愿错检,不要漏检。否则,这个病毒有很大可能无法被消灭,永远跟人类共存了。
@里德-:相反的是如果最后没有全球大爆发,目前看起来最严重的韩国日本都没有像武汉那样大爆发的话,说明只需控制住病源,做好收治和直接密切接触人员的隔离,无需全员隔离,甚至不需要全员戴口罩,都不会大规模发展。就能说明如果当初武汉不瞒报,卫生部门不误导,不会搞成今天这样 (后面来看,封城这个决定是做得勇敢而决断)

@张宏杰 :【世界上唯二的两个华人国家,面对疫情采取了完全不同的策略】新加坡人口只有560万,到昨日12时已有85例病例确诊,是目前除中国以外确诊病例第三的国家,情况相当严重。但新加坡没有封城封小区停工的打算,社会正常运转,卫生官员呼吁没有生病的人尽量不要戴口罩。总理李显龙表示,如果新冠的传播难以被控制,但其致死率能与流感0.1%的致死率保持相似,那么新加坡可能会调整策略,以应对流感的方式来应对。李显龙视察医院时也没有戴口罩。应该说新加坡的应对方式和日本类似,相当佛系,与中国迥然不同,很多国人为此担心,认为他们心太大了。究竟这两种策略效果如何?只能等等再看。

@方方:武汉一位叫肖贤友的病人去世了。临终前,他写下两行共十一字的遗言。但是,报纸宣传时,却用了这样的标题:《歪歪扭扭七字遗书让人泪奔》。让报纸泪奔的七个字是:“我的遗体捐国家”。而实际上,肖贤友的遗书还有另外四个字:“我老婆呢?”更多的百姓为这后四字而泪奔。临终前提出捐献遗体很感人,可是临终前剩下最后几口气,仍然惦记着老婆,同样感人呀。报纸标题为什么不能写《歪歪扭扭十一字遗书让人泪奔》,而要特意去掉后面四个字呢?会不会编辑认为爱国家才是大爱,爱老婆只能算小爱?报纸是不屑于这种小爱的?今天跟一位年轻人聊到此事,他发了很多感慨,很不认同媒体做法。年轻人学会了思考是让人高兴的事。我说,官方喜欢上一行字,百姓喜欢下一行字;媒体爱事,百姓爱人,这其实是不同的价值取向问题。

2月23号,

@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张玉蛟教授
今天这个关于“新冠即将全球暴发”的新闻在华人圈内刷荧。加上有些媒体添油醋,一时风声水起。
其中,有二个极端:

  1. 认为“不得了,马上全球暴发”
  2. 认为“怕什么,每年流感死亡上万人,冠状病毒小事一桩。”
    这两种观点都非常片面,严重误导公众。
    今天,美国政府国土安全部召开听证会,主持人国会议员介绍说:“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在中国以外的几个国家发生,并有恶化趋势。美国政府不希望政府反应过缓,也不希望反应过激。但是,政府能够做到“适到好处”的可能性是零。因此,我们今天召开专家听证会,力争政府的措施不要偏差太大”(说话非常实事求是)。
    到会的几位专家的主要观点:“根据目前中国之外的传染情况,被无症状感染者感染似乎成了越来越重要的传播方式,因此,无法确定在中国以及中国以外,到底有多少人被感染。”“沒有症状的人一般不会去测冠毒,而去测试的人假阴性的比例也很高(可能超过50%)。因此,有一点可以肯定,被感染的人数远远超过报道的数据。问题是,下一步会怎么样,还会有多少人被感染,病死率到底会有多高?美国CDC正在为情况进一步恶化做准备,以防万一。但是,到目前为止,美国还只是极少范围之内的感染。而且大多数属于刚刚从中国或日本钻石公主号来的人。”
    而关于与美国今年的流感的比较,一些国内媒体混淆概念,造成民众严重误解。由于中国每年的流感统计没有完整并公开的数据,我们暂只能引用美国官方数据:
    New data from the CDC released on 2/21 estimates that so far this season, at least 29 million people have caught the flu, 16,000 people have died — mortality rate: 0.05%.
    至今,今年美国近10%的人口2千9百万患流感,1万6千人死于流感,或者因流感而惡化的其他疾病。病死率约0.05%。情况的确很糟糕。
    但是,以中国目前为止全国新型冠状病毒3%的死亡率(是美国今年流感死亡率的至少六十倍),如果不封武汉,不强行在全国春运进入第一个14天潛伏期内推进严格的隔离,像流感一样听之任之,那中国将可能有1.3亿被感染(按流感10%计祘),约4百万死亡(按3%的死亡率计祘)。因此,千万别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杀伤率只相当于普通流感。虽然病死率没有2003年SARS的10%这么高,但是与普通流感决不是一个数量级。
    武汉冠状病毒感染之所以在短时间内造成如此之大的伤亡和传播,其主要原因是没有提前预警,准备和隔离。当大量患者涌现时,医疗资源一下子耗尽。
    二周前,当美国纽约时报采访我的时候,问我目前中国抗疫有些什么可以提高的?我明确表示“没有任何一个城市能够在短时间内一下子承受这么多的危重和感染的病人”。“这个时候,是全球联合抗疫的时候,因为任何国家都无法免疫”。上句话他们报道了,下句话他们沒有说。二周后,美国不得不面对疫情了。不过,美国目前的预警,的确可以为将来可能的流行做好准备,不会重蹈武汉的悲剧。
    尽管病毒感染可怕,但是最可怕的是,我们什么也没有准备。如今,只要全世界预警并准备好,我深信全球蔓延的势头和后果,不会让我们措手不及。

【29】@管鑫Sam

我们家窗户玻璃碎了,扎伤了脚,伤口还在流血,连“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阶段都还没到呢,看见邻居路过也扎了脚,如果说“抱歉”这个门槛高了些的话,至少不要“哎呀呀你看我都扎了你也不长眼啊你嘿”。这话在事实性上虽然不是百分百的错误,但就是,太难听了,太难看了。
33年前那句“灾难是没有国界的”才是句人话,可与其说这句话充满人性,不如说它起码符合人性的底线。不能只是当灾难发生在自己人身上的时候,才想得明白。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的重症率依然居高不下,昨天看还有11600多重症,2000危重病人在生死边缘,2000多数字以内的生命逝去。现在就急着对其他国家疫情露出冷嘲热讽、隔岸观火的嘴脸,是不是早了些?
不,这根本就不是早晚的问题,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压根不想论证别国处理得好不好,我只想说,那些当时没有对中国关闭大门的地方如今因为我们也承受了病毒的侵害,咱们能不能起码不要那么趾高气昂呢?能不能觉得有一丢丢内疚,或者你觉得又不是你个人传的干嘛要内疚,好吧没问题,那么一丢丢同情心和人性可以吧,起码对别人的苦难不要幸灾乐祸可以吧?
如果说笑话别人可以减轻你的痛苦,你是不是该看看心理医生了?
假如说在之前,日本也有很多民众在网上嘲笑我们了,我是说假如,那么我也会认为这些人挺low的。这个标准不会变,因为人性没有国界,灾难没有国界。
“灾难没有国界”——《中国青年报》,写于33年前

2月24号,

大理违法扣押征用防疫口罩受严查:市委书记免职、市长撤职

@季诺碧亚
丁香医生前几日发的头条推文讲湖北天门的死亡率那条,里面写到有个殉职的护士,是我认识的人。文中写因为床位爆满,她托了关系才住进去定点医院,但没住两天又被公婆接回了家。
早上我妈同学打电话来,和我妈一起哭了良久。那个护士就是她儿媳妇。儿子,媳妇和她都在同一家医院工作,媳妇病发后,家里没有车,也没有公共交通了,儿子是小儿麻痹症,老两口只能轮流背着奄奄一息的媳妇去一医求治,但一医已经爆满了,没有床位,又背回来,一来一回背了几公里,都是60多的老人了。排也都没有床位,又背回去,年初五就在家里过世了。临走的时候非常可怜。
孩子10岁了,一直都是妈妈在辅导作业。
我听了久久说不出话。

@阑夕
用百度指数限定了武汉地区的搜索关键词热度,摘录部分数据的变化如下:

  • 面包:搜索峰值较平均值上涨260%;
  • 榨菜:搜索峰值较平均值上涨343%;
  • 馒头:搜索峰值较平均值上涨376%;
  • 买菜:搜索峰值较平均值上涨382%;
  • 胸闷:搜索峰值较平均值上涨491%;
  • 发烧:搜索峰值较平均值上涨422%;
  • 肺炎症状:搜索峰值较平均值上涨1093%;
  • 恐惧:搜索峰值较平均值上涨183%;
  • 殡仪馆:搜索峰值较平均值上涨212%;
    这就是一个多月以来,武汉人的生活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