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的轨迹

work hard, be persistent, and good luck

0%

(转)当青年遇到禅师

各个地方收集在一起的,这种对话形式可能是受最近看的 被讨厌的勇气 影响,还是这种笑中带泪的好玩

当青年遇到禅师

  • 一个苦者对禅师说:“我放不下一些事,放不下一些人。”禅师说:“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放不下的。”苦者说:“可我就偏偏放不下。”禅师让他拿着一个茶杯,然后就往里面倒热水,一直倒到水溢出来。苦者被烫到马上松开了手。禅师说:“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放不下的,痛了,你自然就会放下。。”苦者马上把禅师按在地上一顿猛打:“烫死我了!草尼玛的!让你烫我!尼玛的!让你烫我!尼玛!劳资揍死你让你烫我!

  • 青年问禅师:“大师,我。。。”“放不下一些事放不下一些人是不是?”青年惊呼:“大师怎么知道?”。“来来来,”禅师拉着青年边走边说,“热水我都烧好了,你们这些傻X不挨烫就是难受

  • 一个武士手里拿一条活鱼问禅师:我跟你打一个赌,你猜我手里这个鱼是活的还是死的?禅师心想:如果说是活的,武士就会把鱼捏死。但明知是活的说是死的,就打了诳语。鱼命和原则哪个更重要?禅师沉思了半个小时。终于说道:是死的。武士看了看手中的鱼,说道:麻痹的,半个小时前还是活的。

  • 禅师端坐云台,每日参禅打坐,风雨无阻。有仰慕者问禅师,为何每日要端坐四个时辰,可是什么玄妙法门?禅师淡然道:“前两个时辰磨洗心境,洗脱凡尘。”“那后两个时辰呢?”“腿酸,站不起来……”

  • 青年问禅师:“怎么才能结束单身?”禅师指了指对面的一座山,青年若有所思的说:“禅师指的是,对面山上有另一高人能够解答我?”禅师说:“我他妈当年就是没人要才来当禅师。你居然还来问我?对面山上还有空位,你也趁早去当个禅师吧。”

  • 年轻人每个周一上班都很烦躁,去请教禅师。禅师拿出一个空茶杯,平静地往里倒茶,水杯快要溢出来了,禅师还在继续倒。年轻人突然顿悟:“大师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满溢的茶杯装不下什么,只有让心灵放空,才能接收新的东西。”禅师摇头叹息道:“这苦水怎么倒也倒不完……”

  • 青年问禅师:「大师,我现在很富有,但是我却一点也不快乐,您能指点我该怎么做吗?」禅师问到:「何谓富有?」青年回道:「银行卡里8位数,五道口有3套房不算富有吗?」禅师没说话,只伸出了一只手,青年恍然大悟:「禅师是让我懂得感恩与回报?」「不,土豪。。。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 一男子没有女朋友很苦恼,就去山上找大师算姻缘,他问大师:“大师,我自认为长得一表人才,家庭也不错,算是高富帅吧,可是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没女朋友呢?”大师微微一笑没有立刻回答,从地上捡了一片叶子轻轻的吹起来,男子问:“大师,这是什么意思?是告诉我应该想着片叶子一样顺其自然么?”大师说:“小伙子,继续,吹,接着吹”

  • 年轻人去拜访禅师,向他请教心灵平静之道。禅师一言不发,先去劈柴,然后打水,把柴放入灶中点燃,用大壶烧水,细细地一个个擦拭茶杯。年轻人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要善于从生活的细处去体验人生!”禅师放下手里的活计,淡然道:“我这刚上班,正忙着呢,别他妈烦我!!”

  • 有个年轻人总是叹息自己一无所有。禅师对他说:孩子其实你是个百万富翁啊。为什么?禅师笑着说:你想啊,假如我出100万买的你的健康,100万买你的年轻、100万买的智慧,你会愿意吗?“我愿意!我愿意!哎,禅师你别走啊,我愿意!”

  • 一人请教禅师:「有人背地里捅我刀子,该怎么办?」禅师拿起一把斧子抛向天空,然后问:「听到天空喊疼的声音了吗?」该人摇头:「斧子又没伤到天空,天空怎么会喊疼呢?」禅师点头:「天空那么高远辽阔,斧子扔得再…啊呀我艹」

  • 青年问禅师:我总是和我的兄弟们合不来,他们讨厌我,我也讨厌他们……禅师浅笑,拿出一根筷子,递给青年:来,折断它…青年接过筷子,很轻松地就折断了。禅师又拿出一百根筷子,青年抢过来,一把全部拗断了。禅师沉吟片刻,双手结印,一记大慈大悲千叶掌劈死了那个青年。

好了,还是严肃点:当禅师遇到理科生

  1. 青年问禅师:“大师,我很爱我的女朋友,她也有很多优点,但是总有几个缺点让我非常讨厌,有什么方法能让她改变?”
    禅师浅笑,答:“方法很简单,不过若想我教你,你需先下山为我找一张只有正面没有背面的纸回来。”
    青年略一沉吟,掏出一个莫比乌斯环

(莫比乌斯环只有一面。)

  1. 青年问禅师:“我的心被忧愁和烦恼塞满了怎么办?”
    禅师若有所思地说:“你随手画一条曲线。用放大镜放大了看。它的周围难道不是十分明朗开阔吗?”
    那个青年画了一条皮亚诺曲线

(皮亚诺曲线可以遍历单位正方形中所有的点,是一条充满空间的曲线)

  1. 青年再问禅师:“我的头脑却是被这种繁杂的世俗所装满,却要如何是好?”
    禅师说:“你画一个没有瓶口的瓶子。它总有一个尽头。你不把它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怎么装新的进去?”
    青年若有所思,画了一个克莱因瓶。

(克莱因瓶没有“内部”和“外部”之分)

  1. 青年问禅师:我想要很多钱,但是又不想付出,你能教给我方法吗?
    禅师微笑道:可以,但你能找到一样东西,它无穷无尽,但又不占任何地方吗?
    青年默默地写了一个康托尔集。
    (康托尔集是个测度为0的集,用简单的解析几何说法就是这函数图像面积为0。取一条长度为1的直线段,将它三等分,去掉中间一段,留剩下两段,再将剩下的两段再分别三等分,各去掉中间一段,剩下更短的四段,……,将这样的操作一直继续下去,直至无穷)

  1. 青年问禅师:“我觉得我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没有人需要我。”
    禅师说:“就像你所学的数学,无论怎样复杂艰深的函数,都有适合的图形对应。你只是还没找到那个图形而已。”
    青年沉思一番,提笔写下了狄利克雷函数的解析式。

(狄利克雷函数的解析式,处处不可导,处处不连续,无法画出图像,但是图像客观存在。)

  1. 青年问禅师:“大师,在单位,他们总嫌我棱角太突出,不合群!”
    禅师掏出数根圆柱铺在地上,在上面搁了一块木板,并推动它,说:“你看,轮子合作一致才能保持所承载木板的平稳前进,你能找到棱角突出的形状也让木板平稳前进吗?”
    青年略一沉吟,默默地掏出一个莱洛三角形。

(莱洛三角形是定宽曲线,用它来搬运东西,不会发生上下抖动。)

  1. 青年问:“大师,怎样才能踏准人生前进的道路?”
    大师笑说:“人生如阶梯,若不往上走,就会往下行。你可画得出一个又上又下的楼梯么?”
    青年想了想,参照埃舍尔的风格画了一幅画。

(埃舍尔的画以空间视错觉著称。)

  1. 青年:为什么在一次比赛中冠军和亚军都付出了同样的努力,而人们只记住了冠军呢?
    禅师:我给你讲个人生哲学吧!
    青年:好!
    禅师:世界第一高峰是哪个?
    青年:珠穆朗玛峰!
    禅师:世界第二高峰呢?
    青年:乔戈里峰!
    禅师:第三高峰呢?
    青年:干城章嘉峰!
    禅师:第四高峰?
    青年:洛子峰
    禅师:第五?
    青年:马卡鲁峰!
    禅师:……
    青年:哎,说起来,你刚才说想给我讲的人生哲学是什么啊?
    禅师:……
  1. “我发现我的内心到处都是空虚,怎么办?”
    禅师说:“一块破烂不堪的布,剪下其中的一小块,不也是完好无缺的么?”
    青年默默地掏出了一块谢尔宾斯基地毯。

(谢尔宾斯基地毯具有自相似性,它和它本身的一部分完全相似。减掉一块会破坏自相似性。)

  1. 青年问禅师:“我工作很努力,但事业上却没有一点成就,怎么办?”
    禅师说:“九十度很热,但这样的水温,能让水沸腾吗?”
    青年幽幽的说:“我的故乡在西藏。”
    (海拔高处沸点低。)

  2. 青年问禅师:“我现在遇到了很多很多的困难和烦恼,怎么办?”
    禅师说:“你随手画一条曲线,用放大镜放大了看,它还有那么弯曲吗?”
    那个青年画了一个魏尔斯特拉斯函数。

    (连续但处处不可导,也就是这货本来就没有“曲”的概念)

  1. 青年问禅师:“我的心就像门一样,她的离去,将它关闭,我可能无法再爱了。”
    禅师若有所思地说:“你看看这朵花,多么的美丽。美之前,如何让心无法开朗?”
    青年说:“恩。”
    禅师继续说:“难道在开的东西会是闭的么?”
    “空集。”青年随口答道。

    (空集既是开集也是闭集)

  1. 青年问禅师:“大师,我喜欢一个姑娘,但是我和她相距千里她又不喜欢我?”
    禅师浅笑,答:“得不到的就是得不到,这就是没有缘吧,你和她像两个平行线永远没有交叉点。”
    青年略一沉吟,“黎曼几何。”

    (黎曼几何没有平行线)

  1. 青年问禅师,我朋友逝世了,我很悲伤。
    禅师说,世间哪有长生不老之物?
    青年沉吟片刻,拿出一个薛定谔的猫

    (薛定谔的猫永远不知道它是死是活。)

  1. 青年人问大师:“四季循环,昼夜更替,为什么会有这种自然规律?”
    大师微微思索道:“你看天上恒河沙数,但它们都有自己既定的运行轨道。但凡我们能够描述的事物,都会有它自己的规律。”
    于是,青年人在沙地上写出了薛定谔方程。

    (薛定谔方程表明量子力学中,粒子以概率的方式出现,没有规律。)

  1. 青年:“大师,我期末辛苦准备了很久成绩却还是不好,GPA降了好多,有什么方法能让我GPA只升不降么?”
    禅师浅笑,答:“潮涨潮落,月圆月缺,这世上可有什么规律是一直增长却断然不会下降的?”
    青年略一沉吟说:“熵”。

    (孤立系统的熵值永远是增加的。)

  1. 青年问禅师:我和我女朋友总是闹矛盾,我们总有着相反的看法,可是我又很爱她,不想分手,怎么办?
    禅师微笑道:万物间相生相克,就像水火不兼容,既然不适合,何不分开?
    青年略一沉吟,说:“钠能在水里燃烧。”

  2. 青年问禅师:大师,为什么我有很多优点,可是别人看到的全都是我的缺点呢?
    禅师微笑道:这就像一面镜子,你只能看到自己的容貌,却看不到镜子后的他人。你能找到一面不一样的镜子吗?
    青年略一沉吟,把迈克尔逊干涉仪里的半透半反介质拆了下来。

(迈克尔逊干涉仪里的半透半反介质在反射一部分光线的同时,也可以和玻璃一样透过一部分光线。)

  1. 青年问大师:“大师,我看不清人生未来的道路,不知道未来的某时某刻自己会是过的好与不好”
    大师:“施主,佛家讲究一切随缘,随遇而安,你看那山下随风飘散的炊烟,你数得清它下一个时辰会有多少尘埃还留在那么?”
    青年沉吟不语,随手写下了一个高斯扩散模式的方程……

(高斯扩散模式适用于均一的大气条件,以及地面开阔平坦的地区,点源的扩散模式。)

  1. 禅师举着一个钵,让青年把他装满,青年装了一钵石子。
    禅师说:其实,钵并没有满。
    于是往里又加了一些沙子:现在满了吗?
    青年略一沉吟,说还可以加氢氟酸溶解掉沙石蒸去残液,再高温熔融,最后还原成硅单质并且做成闪存装满数据。

当禅师遇到文科生

  1. 青年问禅师:“大师,我很爱我的女朋友,她也有很多优点,但是她总是念叨房子和车子,有什么方法能让她改变?”
    禅师浅笑,答:“方法很简单,不过若想我教你,你需先下山找一个东西,能让人忘记一切身外之物”
    青年略一沉吟,掏出一个无知之幕。

    (无知之幕:简易为社会规则的制定应与制定者的社会角色、既得利益无关)

  2. 青年问禅师:“大师,我很爱我的女朋友,她也有很多优点,但总是意见不断,指手划脚,有什么方法能让她改变?”
    禅师浅笑,答:“方法很简单,不过若想我教你,你需先下山找一个死物,却有思想能活动”
    青年略一沉吟,设立了个法人。

  1. 青年问禅师:大师,我很爱我的女朋友,她也有很多优点,但是总有几个缺点让我非常讨厌,有什么方法能让她改变?
    禅师浅笑,答:方法很简单,不过若想我教你,你需先下山为我找一种既是假的又是真的东西回来。
    青年略一沉吟,说道:我的这句话是谎话。

(逻辑学的学生伤不起!)

  1. 青年:大师,我现在在企业里很低的一个岗位,我梦想总有一天自己将掌控整个企业攀上巅峰,现在就已经急不可耐。我该怎么办?
    禅师:年轻人要有耐心,历史上弱者欲征服强者,即使能成功,不也得百八十年的功夫吗?
    青年略一沉吟:亚历山大

(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从一个地跨欧亚非的超级大国,到被亚历山大率领的希腊大军征服全境,期间不足4年)

  1. 青年:大师,我不光要征服我所在的企业,我觉得整个社会都与我格格不入,我想凭我一己之力改造整个社会。我该怎么办?
    禅师:历史上以少胜多的例子虽然很多,但你见过对方比自己多几万倍还能以少胜多的吗?
    青年略一沉吟:皮萨罗

    (弗朗西斯科·皮萨罗,西班牙征服者,其率领的西班牙士兵与印加帝国人数比为1:60000,但西班牙仍然成功征服印加)

  2. 青年:大师,我觉得我最近精神空虚,急需寻找一些精神寄托。我发现佛教和道教的思想都很符合我的需要,请问我可以同时信奉佛教和道教吗?
    禅师:你见过在自由市场经济理论中著书立说的马克思主义者吗?
    青年略一沉吟:斯威齐

    (保罗·斯威齐,美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因其为解释价格刚性现象而创造的“斯威齐”模型而闻名)

  3. 青年:大师,我觉得现在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过去的学者们研究遍了,我只想钻研一些生活中的简单东西,请问我这样会出成果吗?
    禅师:你觉得如果研究剪子包袱锤这个游戏,能有什么成果吗?
    青年略一沉吟:混合策略纳什均衡

    (对于博弈论的初学者来说,剪子包袱锤游戏是学习混合策略纳什均衡的必修课)

  4. 青年:大师,我发现我和朋友们一起做决定真的好难,大家喜欢的不同类型的东西都不一样,我们该如何选择?
    禅师:年轻人,你要有耐心。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认真想,总能想出能反映所有人需求并且所有人都会同意的选择的。
    青年略一沉吟:阿罗不可能定理

    (阿罗不可能定理,美国经济学家、政治理论家肯尼斯·约瑟夫·阿罗提出。该定理表明,如果某投票机制能满足包括偏好传递性在内的四个条件,那么该机制必然是独裁机制)

  5. 青年问禅师:“大师,我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却总是被身边的人指责批评,有什么办法能解决?”
    禅师浅笑,答:“方法很简单,不过若想我教你,你要先回答我,什么事情一个人明明从来没有做过,所有人却偏偏咬定说他做过。”
    青年略一沉吟,掏出一份社会契约

  1. 青年又问:“大师,我对自己过去的人生轨迹很不满意,常想可不可以倒回去重来啊?”
    大师语重心长地说:“年轻人,绳命啊就像一首歌,一个个音符顺延着展开,若是倒着奏出来可不就不成调了?不信你奏一个听听?”
    青年犹疑地试弹了两遍巴赫的螃蟹卡农。第一遍照着乐谱来,第二遍从谱上最后一个音符倒着弹回去。听着都很动听,而且乐句主题貌似还一样,岂止一样,简直一样。青年不敢信,又弹了第三遍,左手弹第一遍的顺行旋律,右手弹第二遍的逆行旋律。只听两个声部对位得丝丝入扣,无比和谐。
    曲终,大师卒。

压轴

学霸找到禅师:“大师啊,我这次考试只考了全班第五,平时我都是第一的,即使在全年级里我都经常拿第一,这次尤其是自己擅长的数学考砸了,150分只拿到136分,您说我该怎么调整心态呢。”
禅师反问:“现在是什么时节?”
学霸一愣,这么常识的问题也来问我?但还是耐着性子回答:“秋季。”毕竟禅师的一些话语总包含着哲理,不能光靠看表面。
禅师又问:“你看见院子中那棵菩提树了吗?”
“看见了。”学霸老老实实的答到。
禅师递上一个布袋子:“你去捡起院子中的落叶,装进袋子里。”
学霸照做了,捡了一会儿树叶,他突然若有所思,连忙跑回去问禅师:“大师,这菩提树为了与佛祖一同成佛,舍弃了人身修炼了一千年,这一千年里,有些人矢志坚守而获成功,有些人因临阵脱逃而惨败告终。一棵菩提树,两种人生观。芸芸众生中,我们需要寻找的正是一棵菩提树,只要值得等待,无论多远多难,我们都应该坚持下去。是吗?”
禅师不说话。只是摇头。学霸继续捡树叶装进袋子,当袋子装到一半时,他又好像领悟到了什么,连忙跑去问禅师:“大师,您是说这万事万物都有生老病死和新旧更替,一次的衰败不算什么,坚持不懈就能迎来新的春天吗?”
禅师还是摇头。学霸只好继续捡树叶。当他的袋子快要装满的时候,禅师出来了,学霸正要问点什么,禅师却先开口了:“你说你这次考砸了?”“是的大师,我数学只考了136,班级排名才第五…”
禅师伸手一指满地的落叶:“装,你接着装!”

上面这么多理科梗,我竟然都能看懂,有一些没啥卵用的知识就是这样存在我脑海里,至少它们现在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我现在不该有过多的烦恼,因为我已经把选择能力交出去了,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只能按原来的一些打算,该做的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