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的轨迹

work hard, be persistent, and good luck

0%

一次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的谈话

跟让你不舒服的人对话,不是为了反驳

以前我会认为 道不同不相为谋 , 现在我会想想 为什么他会有这样想法. 下面提取一些他的一些观点和问题吧(凭记忆写的,可能会有 选择性记忆)

  • 现在就是要买房,当然说的是深圳的房.
  • 北京那种是已经横盘,深圳还有机会
  • 阶级到固化窗口期也就是这两三年.
  • 去年随便上车,今年上涨都有100w, 这不比打工香么?
  • 认为深圳房价不会跌。(2008年经济危机深圳房价跌了不到5%)
  • 两年涨个30%没压力
  • 现在不买,他的房子可能两年涨80w,躺赢我这种打工的.
  • 不要觉得现在贵就不上车,现在是越贵越会涨
  • 再过两三年,等你干不动被淘汰了,你会后悔今天没听我的

对话里面他还提了几个问题我觉得还挺扎心的, 我能感受到他对钱的偏执,而且真怀疑是不是被丈母娘打击过

  • 要是你是丈母娘,两个男的追你女儿,一个甩一个深圳的房本 ,一个每个月赚不到几千, 你会愿意把女儿嫁给谁
  • 别的不说,要是彩礼说要30w,没钱没得商量, 这时候你拿不出有多尴尬.
  • 追一个女生,一个约电影院看电影,一个说 我家最近弄了一个家庭影院,对比是不是就出来了
  • 追一个女生, 你表白直接甩一个房本是不是比你口头承诺靠谱

(我这同学都经历了啥。。。想想他这几年也都在深圳,就跳了一次槽,感觉人生都活通透了。。。)

上面这些问题,我发现我不舒服的原因就是,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都是有钱就能解决. 然后我不认可

当然,他会这样认为是有背景的:

  • 刚毕业的时候在父母的帮助下,就在深圳买了套房。 现在是在看第二套 (不能比~~)
  • 我跟他虽然工资差不多, 但要是他现在把我慢慢拉开,我是承认的.
  • 我之前这篇文章: 提到我不上车是考虑到我的现金流,但他认为就应该咬咬牙上.

我问他, 假如现在你达到你的目的,两年你的房子翻倍吧,赚了个3,4百万,然后呢? 他回答说: 这样就可以撬动更多的资产.我当时没说啥. 要是我说钱不是目的,估计会被他当作傻子吧.

我想强调, 他提的问题我们总会遇到的,我没有批评的意思. 这也是为什么这段对话让我不舒服,我却愿意记录下来。他腾讯四年,现在在字节,读者可以不认同他的想法,但不要觉得他傻.

我现在会想的是:

  • 他可能是对的, 我可能是错的。 说不定再过几年我为现在的决定买单吧.
  • 我现在也没必要害怕自己选错,因为生活从来不是让你二选一,转变一下思路:要是他是对的,我现在可以采取什么措施避免更少的损失?(虽然我拿不到最大的利润)

心情不畅,今晚好好跑步去

今天跑步的时候,我想到另一个问题: 当你遇到一个自我信念及其强悍的人,你很难不被影响。

像我这个朋友一根筋相信这件事情,你很难判断是对是错.而我的常态是经常怀疑自己: 我可能是错的. 这两个人放在一起,我这种往往是没有优势的.

反问自己:那有没有什么事情我是坚定相信的呢? 强烈程度足以辐射出去影响其他人? 这是个好问题。。。

跑完回来,想想我的收获:

  • 不好为人师, 当我觉得一件事情是对的时候,只分享给对方一次
  • 要是对方不感兴趣了,那就不提了.不要去质疑每个人当下的每一个选择

    因为今天我这同学不停的提一个观点实在令人恼火,即使他出发点可能是好的.

  • 当自己’优于’别人时, 不要喋喋不休,看看对方现在遇到什么问题,自己能提供什么帮助

    他只会觉得我现在做的事情不对,对不会想着一起来看看我现在有什么诉求

  • 除非对方要求帮助, 我才应该说出我的建议

    所以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也应该大声说出来,贵人不都是这样出现的?

  • 我做很多事情目的性都不强,我从来没想过赚钱,大学选计算机也就是觉得好玩,这些成就了现在的我,塑造了我.

    过去造就你的可能成为你现在的绊脚石,

  • 投资也好,房子也好,按我之前说的,我需要一个能一起商量的人,不然这些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 重要的是人.
  • 哎呀。。。现在这种时代,要求简单一点都感觉是一种理想主义者了

我现在需要什么?

  • 坦然承认我现在是比别人慢了,像我之前坦然接受我在微信支付的失败一样(链接:宿命的轮回))
  • 承认我现在真的好穷, 我希望在我的职业能力之内做更多钱方面的尝试. 就这样.
  • 我真的欣赏一根筋的人,能坚定不移地相信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