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的轨迹

work hard, be persistent, and good luck

0%

2020-08-14 周汇总

不适应深圳

绿水青山,蓝天白云 ,千篇一律.总体是无聊

工作上,深圳的互联网公司数量有限,内卷情况比我想象还要严重.

  • 本质就是供需问题,北京能提供的职位种类数量多, 压榨太狠人留不住. 深圳次一点,所以能压榨就压榨.

  • 这是几次吃饭一些朋友的生活状态得出的结论. 我之前在支付时候的几个朋友,导师,跑到深圳/广州字节的朋友基本是只有工作状态.我想了想,一个认为合理的解释是供需关系, 在北京,选择面太广,而且名牌一点的高校学生一堆,月薪几万的程序员其实屁用没有.当官的,当权的,公职人员的,创业的,自由职业的,你可以看到很多有个性的人各种生活.

  • 跟深圳的几个朋友吃饭聊天,最后一圈下来,最后会跑到房子,孩子,教育 ,中年危机 这些话题上面去. 北京也有,但明显感觉到深圳这边压抑多了(可能是跟房价有关~~)

  • work-life-balance 近期看来对我是不大可能的,只是我真的不想玩这个游戏.

说实话,我对自己挺狠的,要是真想玩这个游戏,我能干死大部分人。但何必呢?

  • 那我回来干嘛? 算是回头望,看看我是否有错过什么?然后在我进一步坑我爹妈(可能远走他国)之前多陪陪他们. 真的感谢我爹妈糟糕的教育竟然能培养出我这么一个桀骜不驯的孩子. 再想想还得感谢我自己,太牛逼了.

不要及时止损, 它只会让你高买低卖被套

股市一个常见的场景是,股价跌了,心理有点慌,咬咬牙打算观察几天,接着还跌,在痛苦挣扎过程中想起一个原则: 及时止损. 于是卖了. 结果卖完不久,涨回来了。。。妈的。。。

关键不是及时止损 ,而是你是否要退出这个游戏

及时止损的最大的一个问题是: 大多数人止损之后并不是退出游戏,而是选择其他标的物接着买。卖了A买了B原因只能是: 我觉得A会继续跌,B会涨.然后无限被套.

如果你不想陷入高买低卖的陷进, 在 及时止损 之前, 先问问自己

  • 我是否要退出游戏?
  • 我当初做决策的逻辑是否哪里有问题?
  • 为了避免我现在的逻辑也有偏差, 我最好的做法是什么?

当然,在买卖之前把一些问题回答了,可以避免上面的纠结:

  • 你打算亏多少? 你打算赚多少?

  • 风险和回报是否相匹配 ? (只讲风险却不讲回报的游戏都不该玩)

  • 什么支撑了你的逻辑 ? (尽可能溯源, 说不定你只是受到了所谓’专家’的影响)

要学会祝福, 然后老死不相往来

感情的事情, 没办法就是没办法。从她的描述里面,其实她现在也挺好的,有一个能预期的未来.没必要引入一个不稳定变量. 所以就这样吧.

特朗普谈判的方式

其实我真的特别欣赏 Trump 这样的人,你可以说他骄傲自大,做事不按套路来,说变脸就变脸. 但千万不要认为他是真的一个傻子. 一个亿万富翁加上美国总统,在美国充分竞争的资本市场,步步为营的政治世界,能跑出来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即使他是错的,他也坚信他是对的,甚至他可以瞬间切换自己的说法,从来不考虑前后矛盾,因为

  • 这样的人’历史包袱’是最轻的。你可以看到他口不择言,行为前后不一致, 但我接触到很多人,三观正 的代价可能是让他们’负重前行’

行为学上有一个理论: 承诺和一致原理, 在 Robert B. Cialdini书籍 影响力提到.我们对外说出去的东西,会在无意中限制我们的行为,例如你是个公认的好人,你会 . 但一群人所谓的道德,在我看来只不过是某种程度上的绑架. 真的应该要搞清楚的是 你要什么.除此之外,不要让你过去限制现在的你. 所以像 Trump 这样的 “真小人”, 他要的东西很明确,一切为这个目的服务, 什么标签,说过的话,都可以当屁放了.

硅谷精英, 黑人运动, Trump 不关心是因为他们本来就不会投票给他(党派的争夺),他最后会连任的吧,即便不择手段. 让我们看看民意调查(Trump显示落后 )和沉默的大多数之间的对决吧,我们老老实实吃瓜就好

  • 谈判的技巧是

当规则有利于你,你谈规则;当舆论有利于你,谈舆论; 当规则舆论你都不靠边,把桌子掀翻. 别以为这是腹黑,我作为一个程序员,对接需求的是时候这种情况见多了. 解决方式方式是有的: 跳出这场游戏.最后你会发现真正驱动你的是: 你到底在解决什么问题?

豆瓣 V字仇杀队 搜索不到了

刚刚发现的. 想当年CCTV 播放这个电影, 圈内欢呼了一下,越来越开明. 但从2011年之后,真的是越收越紧. 有一个人让我想想,现在zf的一号人物,是在文革那一代成长起来的,你想想那个时代对他的影响,然后看看现在的一些做法,(邓说要韬光养晦,不争 全都没听).关心国家是因为我们就是生活在历史长流里面.

不管怎么说, 我能做的是两点:

  • 我必须用我的脚为未来投票.

  • 国内的社交网络,即便是文艺的豆瓣, 我的数据也是在他们那里,有时候真的发现是不是交出去太多了我应该拿回来? 但还是微信的朋友圈比较重,毕竟我这个话唠. 多年不用的微博,QQ空间.

  • 跟一些好友要一下邮箱和手机电话. 邮箱写信可以互联网第一代产物,估计不会消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