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的轨迹

work hard, be persistent, and good luck

财务建议,关于借钱


如果你不想仔细看,我的答案就是,一律不借.这篇文章,想想还是发了

其实关于钱,有一个重要的话题,我没讲过,处理不好也是很要命的: 关于借钱给别人.

这里我先举两个我的亲身经历例子.

有恩于你的人开口

今年的一个例子,我大姨的小儿子向我借钱赎楼.补充一些背景知识:

  • 我大姨家,是比较宽裕的.
  • 我大姨对我家十分好,这种好是,以后她养老需要我们家支撑,也毫不为过的;在我上大学后,间歇性会给我几百块钱.
  • 大姨夫2018年突发心梗,没抢救过来.
  • 大姨的大儿子是最有出息的,大姨夫的生意也是一起打理
  • 大姨的三儿子,比我小一岁, 就是那种家里有钱,小时候不好好读书,长大之后也是各种折腾但就是没做出事情来.
  • 大姨夫去世后,留下的房产,每年收租,我大姨日子都会过得很好

现在我大姨的三儿子打算卖了中山的房子,然后在老家买一套安居.这件事是通过大姨向我开口的,我一开始十分纠结.因为我能帮,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但直觉告诉我,三思!
纠结了一个月后,我开口婉拒了.

  • 赎楼买房,这种事情,无论是中介,银行,都是可以代替先垫款的.
  • 我姨表弟可能是这样想的: 找我中转,他可以节省找银行/中介的利息,节省下来的部分利息给我,双方都获利.
  • 我是这样想的: 我不贪你的利息,要是中间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轻则锁住我的资金一段时间,重则很严重.
  • 我大姨的大儿子是有钱的,但他是反对卖掉中山的房子的( 买了没几年,卖是亏的,买的时候他也出钱了 ): 这也是整件事情复杂的地方,他们家是有内部不一致的,我出手帮了其中一个,那就是令对方难堪.
  • 我感恩的对象是我大姨,不是我大姨的孩子. 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想清楚了决定也就简单多了. 我可以感恩,但如果这事会把我搭进去,我放弃. 我宁愿让我大姨不开心一段时间,然后以后把这些钱慢慢给她买好吃的等等.
  • 最后就说我手头没有那么多现金,一下子周转也没办法婉拒了.然后给出我的建议: 先找银行, 然后还是劝好好给大哥商量,都是兄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最后如果还是需要帮忙,才是我,或者其他表兄弟看看能不能怎么做.

这件事情我的收获是有的: 连我大姨第一次开口的请求我都拒绝了,芸芸众生,我还有什么不能拒绝的.

亲人消费贷逾期

这是我亲妹妹,欠了消费贷3w多,逾期1年被催收了,实在没招最后向我坦白了.整件事情,我在当时做了记录.
3w块对我来说什么概念? 一天股市上浮亏浮盈的一个零头.但对于我老妹来说,可能就是她一年的工资,2017年我欠下的30w: 觉得这坎没法迈过了.
金额的多少不是问题的关键,而是

  1. 透支自己能力范围消费. 我也借过钱,但没有一次是为了满足自己消费欲望.
  2. 企图隐瞒,试图不断拆东墙补西墙.
  3. 最后兜不住了,才坦白.
  4. 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这样了,我之前帮她还了一次,1w多,但也只是帮还,却没有做教育(我2017年的确也不成熟).
  5. 我也经常问她情况,她支支吾吾不回答,我也没多管.
  6. 这一次我意识到事情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认知里面以为找我帮忙很难堪了,她就是没见识过社会的凶险.她目前只是欠支付宝(借呗/花呗)的钱,支付宝要脸,low不到哪里去. 如果欠的是第三方小微贷机构,她要面临: 暴力催收.如果她倒霉的生活在偏远的贫穷地区,暴力催收的方式可不仅仅是爆通讯录,而是亲自上门,恐吓.最糟糕的会陷入裸贷,接下来是卖淫,被鸡头暴力控制,生孩子控制(上海小红楼). 负债卖淫的人,最后大部分钱都是在偿还利息.这种就不仅仅是难堪的问题了.

拉了我的姐姐和我的弟弟讨论.因为我已经意识到,我现在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就是来自我的家人,他们面对问题,处理事情的能力,成熟度必须成长起来.不然有一天我不在了,天会塌的.这不能发生.

我拉了她过去两年的微信/支付宝消费记录,她必须回忆起,她这些钱是怎么花出去的. 这种做法对她有点屈辱,但都让我解决问题了,事情就得按我的意愿来. 经济不自由,别来跟我扯人格尊严
月薪三千,负债三万,每周出去吃火锅,消费200,买idol周边.这消费观我没看懂.
我拉了她征信记录,我必须确保,没有多余的负债了.(是的,她说她只欠了这么多钱,我怎么能确定她说的是真的?). 最后,我还要她坦白,有没有钱其他个人的钱.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为什么不直接相信她,然后直接把钱还了? ** 因为我在乎我的家人,完全不过问,要钱就给,只会害了他们. 让他们以为,总有一个神奇高大的人存在可以兜底一切,这种美好的想象,这种不切实际的想象,他们最好趁早打破.成年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

下面是更详细的记录, 朋友们,不要想当然的就直接帮助人,不要以为事情就那么简单.

最后我帮了吗? 我没帮.迄今为止,还在逾期着.光脚的就这样了,收到律师信也不管.我老妹接着老老实实打工,每个月上缴工资给我三姐保管.直到凑齐全额才去跟银行协商.而我则偷偷跟我三姐讲: 老妹每个月上交多少,我也汇款给你多少.这相当于有一半我承担了,但剩下另一半,要多久能搞定就看我老妹个人了. 我对我老妹的偏袒只能到这样有限的地步了.

所以

我这人,看钱不会看得特别重,但我会特别希望我投出去的钱,是能切切实实解决问题的.所以,也希望大家警惕吧.

我知道,潮汕有很多地区,甚至是全国,工作后的姐姐会资助还在上学的弟弟.但怎么说,不要溺爱,他们迟早要出来遭受社会的毒打.简单来说,吃饭买书你可以管,奢侈品你管不着. 学费呢? 看个人,因为助学贷款是面向所有学生的,有什么不好意思不能申请的!

对于父母,我毕业至今,压根没有上交过一次我的工资,就连每个月给父母固定生活费我也没做过.他们有自己的工作,而且不难,而且我提供经济支持他们就闲下来了.任何人,如果把我当成提钞的机器,一定会被我毫无表情抛弃.

其他的,朋友借的小钱,我就当丢了.如果从我这里借不到钱,先问问我们之间的交情.我这样说吧,我这个人,认为是朋友的,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有时候我感慨: 钱真的不算啥,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关键是问题背后的人,问题是什么,问题能多大程度解决.

欢迎用Dogecoin支持我不断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