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的轨迹

work hard, be persistent, and good luck

诗歌

春江花月夜/张若虚 (唐)

愿逐月华流照君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弘一法师

折叠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苏轼

回首向来萧瑟处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赤壁赋/ 苏轼

惟江上之清风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雨霖铃·寒蝉凄切 / 柳永

折叠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游褒禅山记/王安石

折叠褒禅山亦谓之华山,唐浮图慧褒始舍于其址,而卒葬之;以故其后名之曰"褒禅".今所谓慧空禅院者,褒之庐冢也.距其院东五里,所谓华阳洞者,以其乃华山之阳名之也.距洞百余步,有碑仆道,其文漫灭,独其为文犹可识曰"花山".今言"华"如"华实"之"华"者,盖音谬也.

其下平旷,有泉侧出,而记游者甚众,所谓前洞也.由山以上五六里,有穴窈然,入之甚寒,问其深,则其好游者不能穷也,谓之后洞.余与四人拥火以入,入之愈深,其进愈难,而其见愈奇.有怠而欲出者,曰:”不出,火且尽.”遂与之俱出.盖余所至,比好游者尚不能十一,然视其左右,来而记之者已少.盖其又深,则其至又加少矣.方是时,余之力尚足以入,火尚足以明也.既其出,则或咎其欲出者,而余亦悔其随之,而不得极夫游之乐也.

**于是余有叹焉.古人之观于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然力足以至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此余之所得也!

余于仆碑,又以悲夫古书之不存,后世之谬其传而莫能名者,何可胜道也哉!此所以学者不可以不深思而慎取之也.

四人者:庐陵萧君圭君玉,长乐王回深父,余弟安国平父,安上纯父.

至和元年七月某日,临川王某记.

庄子·秋水/庄子

折叠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終南別業/王维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逍遙遊/莊子.

鹪鹩巢林,不过一枝
偃鼠饮河,不过满腹

水浒传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 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 咦! 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韩非子>/韩非

智料隐匿者有殃,察渊鱼者不详

送东阳马生序/宋濂

折叠余 幼 时 即 嗜 学 .

家 贫 , 无 从 致 书 以 观 , 每 假 借 于 藏 书 之 家 , 手 自 笔 录 , 计 日 以 还 .

天 大 寒 , 砚 冰 坚 , 手 指 不 可 屈 伸 , 弗 之 怠 .

录 毕 , 走 送 之 , 不 敢 稍 逾 约 .

以 是 人 多 以 书 假 余 , 余 因 得 遍 观 群 书 .

既 加 冠 , 益 慕 圣 贤 之 道 , 又 患 无 硕 师 , 名 人 与 游 , 尝 趋 百 里 外 , 从 乡 之 先 达 执 经 叩 问 .

先 达 德 隆 望 尊 , 门 人 弟 子 填 其 室 , 未 尝 稍 降 辞 色 .

余 立 侍 左 右 , 援 疑 质 理 , 俯 身 倾 耳 以 请 ; 或 遇 其 叱 咄 , 色 愈 恭 , 礼 愈 至 , 不 敢 出 一 言 以 复 ; 俟 其 欣 悦 , 则 又 请 焉 .

故 余 虽 愚 , 卒 获 有 所 闻 .

当 余 之 从 师 也 , 负 箧 曳 屣 , 行 深 山 巨 谷 中 , 穷 冬 烈 风 , 大 雪 深 数 尺 , 足 肤 皲 裂 而 不 知 .

至 舍 , 四 支 僵 劲 不 能 动 , 媵 人 持 汤 沃 灌 , 以 衾 拥 覆 , 久 而 乃 和 .

寓 逆 旅 , 主 人 日 再 食 , 无 鲜 肥 滋 味 之 享 .

同 舍 生 皆 被 绮 绣 , 戴 朱 缨 宝 饰 之 帽 , 腰 白 玉 之 环 , 左 佩 刀 , 右 备 容 臭 , 烨 然 若 神 人 ; 余 则 缊 袍 敝 衣 处 其 间 , 略 无 慕 艳 意 .

以 中 有 足 乐 者 , 不 知 口 体 之 奉 不 若 人 也 .

盖 余 之 勤 且 艰 若 此 .

今 虽 耄 老 , 未 有 所 成 , 犹 幸 预 君 子 之 列 , 而 承 天 子 之 宠 光 , 缀 公 卿 之 后 , 日 侍 坐 备 顾 问 , 四 海 亦 谬 称 其 氏 名 , 况 才 之 过 于 余 者 乎 ?

今 诸 生 学 于 太 学 , 县 官 日 有 廪 稍 之 供 , 父 母 岁 有 裘 葛 之 遗 , 无 冻 馁 之 患 矣 ; 坐 大 厦 之 下 而 诵 < 诗 > < 书 > , 无 奔 走 之 劳 矣 ; 有 司 业 , 博 士 为 之 师 , 未 有 问 而 不 告 , 求 而 不 得 者 也 ; 凡 所 宜 有 之 书 , 皆 集 于 此 , 不 必 若 余 之 手 录 , 假 诸 人 而 后 见 也 .

其 业 有 不 精 , 德 有 不 成 者 , 非 天 质 之 卑 , 则 心 不 若 余 之 专 耳 , 岂 他 人 之 过 哉 !

东 阳 马 生 君 则 , 在 太 学 已 二 年 , 流 辈 甚 称 其 贤 .

余 朝 京 师 , 生 以 乡 人 子 谒 余 , 撰 长 书 以 为 贽 , 辞 甚 畅 达 , 与 之 论 辩 , 言 和 而 色 夷 .

自 谓 少 时 用 心 于 学 甚 劳 , 是 可 谓 善 学 者 矣 !

其 将 归 见 其 亲 也 , 余 故 道 为 学 之 难 以 告 之 .

谓 余 勉 乡 人 以 学 者 , 余 之 志 也 ; 诋 我 夸 际 遇 之 盛 而 骄 乡 人 者 , 岂 知 余 者 哉 !

金刚经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来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心经

折叠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

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

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